Autumn E-Learning  秋天数位学习

关注于现代远程教育,力求专业,努力成为E-learning方面专家!

数位学习的四项要素(邹景平老师) 七月 7, 2009

Filed under: 服务 — Iautumn @ 10:15 上午

  前言数字学习从公元两千年开始篡红,到现在也有七年了,连台湾的国家型数字学习五年计划,都已迈入第四年,早期的数字学习,完全从学校模式的管理和控制角度出发,以教育训练机构、软硬件产品或内容为中心,例如各级学校采购和使用「学习管理系统(LMS)」、开发数字教材、开设完全在线课程、数字教材公司推出企业所需要的外购教材、国际数字学习标准组织IMS致力于学习设计与顺序规范(specifications of learning design and sequencing)的制定,ADL推出数字教材跨平台互通的标准SCORM 2004,微软公司研究数字智财权与身份认证等,在此方向下,学习科技主要是为既有的教育体系与厂商撑腰,让传统的教育体系活得更久,很像是满清末年「保皇党」的角色。

  若要用几个名词代表上世纪的生活型态,那就是「物质化」、「隔离(isolation)」、「竞争」与「独立」,社会也因高度压力而出现人际疏离、冷漠与郁闷现象,忧郁症成为三大主要疾病之一;主因是在考试和分数引导教学下,学生日积月久所养成的竞争与恐惧心态,学生之间是考场的竞争者,而非合作学习的伙伴,很多人内心深处对这种学习方式,其实是深恶痛绝的。

  爱因斯坦说:「我们不能用导致问题发生的同样思维水平,来解决这问题。」,若要解决二十世纪残留的苦痛,我们就要采用新的思维模式,从身体、感情、心智与心灵四个层面,来满足人类内心深处的学习渴望,让学习像呼吸一样的自然。而这股风潮,也正悄悄酝酿。

  若留心国际最新进展的人,就会发现世界趋势大师或专家们,不约而同提到的新口号,都是「自主」、「连结(connection)」、「社群」与「合作」,而网络和通讯科技的快速进展与应用,正好能协助我们经由数字学习与合作,来培养和建立这些特质和能力。

  加拿大的数字学习专家George Siemens说:「世界上的信息,每12个月就增加一倍。」,知识和信息生命周期急速缩短,使得终身学习的重要性和需求急遽上升,数字学习成为最方便和快速的工具,早期,大家认为数字学习中最重要的是自动化、系统化的管理工具和教材,其实在线老师和学习者的角色与责任,也与实体教室中大不相同,而web 2.0风潮下,也推出了许多适合在网络上群体学习的工具,以下将就数字学习四项要素:在线讲师、在线学习者、数字教材与工具,针对其中较被忽视的趋势,作一介绍。

  在线讲师应具备的能力与面临的挑战

  很多人以为在线教学只是把老师的讲授内容放在网络上,其余的教学策略和方法都跟实体教室一样,很多老师更不认为在讲授在线课程之前,要先接受训练。这也造成许多学习者感到在线课程枯燥乏味,在线课程完成率只有三成的原因。

  全球研究文献不断证实在营造有效、富知性的在线学习环境上,在线讲师担任非常重要的角色。国外学者Palloff和Pratt在2001年时,就指出:「在线课程成功的关键不在于所呈现的内容,而是将课程传递给学生的方法。」

  美国学者指出:「高等教育机构花了很多时间后,才逐渐了解,光是课程内容(content),并不足以构成优质学习,反倒是学习情境(context)-老师如何设计它,及推动它,促成学生的互动与经验交换,才是最终能让学校出类拔萃之处。」(Garrison and Anderson 2003),其实在线讲师应具备的能力,主要有下列四项:

  ●领域知识

  ●熟悉在线教学标准作业流程

  ●会使用在线学习管理平台和相关讨论工具

  ●熟谙在线带领技巧

  今日在线讲师的挑战,是能在课程进行中创造出持续的、由浅入深的互动情境,以促成真正的学习,并培养出社群氛围。老师须要运用策略和经验,来指导个人和小组的学习,例如老师对学生作业或在线对话的回馈,就必须透过许多实验,才能拿捏出要隔多久、要多频繁的经验法则。讲师必须经由各种介入策略的尝试,才能建立起有效的在线形象(online presence)。

  在线讲师应该致力于提供激发学生智能的对话,并规划出有价值的个人和群体学习活动,来达成优质学习。在线教师也必须经营出一个安全的在线环境以鼓励学习者对研讨主题的多元看法和评论。

  当在线讲师指导学生进行讨论时,要注意避免因过度讲求礼貌,而破坏了真诚的分享。老师要以身作则,先示范良好的信息分享和响应方式,并营造出能鼓励参与者坦率提问的氛围。老练的在线讲师通常能很快觉察出学生的需要,而创造出相应的气氛。有智慧的老师会给学生情感上的欣赏和支持,而学生除了需要情感上的滋润外,还需要知性上的挑战。Garrison和Anderson建议在线讲师要让学生感受到如下的情境:

  ●有受欢迎和被需要的感觉

  ●有归属于一个重要社群的荣誉感

  ●能自我掌控

  ●有具体成果

  ●愿意加入谈话

  ●可以对谈的氛围

  ●对于自己不懂或质疑之处,敢放胆询问

  主动负责的在线学习者

  很多人以为只要学习者会使用计算机与网络,就能成为一个好的在线学习者,其实不然。每个人有不同的学习偏好,数字课程并非适合所有人,若是时间管理的能力不够,毅力不足或被动依赖型的人,就不适合选修正式的在线学习课程。

  数字学习最大的优点是速度快,弹性大,任何时间、任何地点都可学习,速度快让我们碰到工作或生活上的问题时,马上可以透过网络找寻数据或询问专家,获得实时学习(just in time learning),例如,我母亲眼睛白内障要开刀,医生说材料费有一万多或三万的,要我们选择,但这究竟是必须的花费?还是诊所巧立名目来收费?我们有两个途径来了解,一个是问有经验的人,另一个就是上网去查,像我就从奇摩知识+里找到初步的数据,然后再去请教别家诊所的医师,就大致了解是怎么一回事了。

  因为社会与科技环境变化快速,「实时学习」也成为现代每个人要修炼的能力,它不是由老师指导的正式的课程,所以国外把它归类为非正式的数字学习,只要会上网的人,或多或少都是一个非正式的在线学习者,但功力高低,却大有差异,这也是被大多数国人忽略的一项关键修炼。

  国外研究调查发现:选修在线课程学习成功的人,通常具有下列三项特质:内在控制、自我激励、独立自主。换言之,他们都是主动积极、能为自己的选择与决定负责到底的人。那些将学业成就归因于自我努力的人,最容易在在线课程里成功。

  但,有些读到研究所的学生,仍然对独自学习缺乏信心。学生对老师及学习环境的观点,是影响他从事在线学习成败的重要因素。Shearer(2003)观察到:「学生的自我认知(self-perception),对可观察的在线互动层次的影响,和讲师的教学风格或教学设计一样,关系重大。」

  一般而言,修习正式在线课程的学生的心理就绪状态,会因下列因素而减损:

  ●先备知识不足

  ●老师未对学生的学习过程或成果,给予充分说明与回馈

  ●缺乏追求学位的清楚动机

  ●不良的学习习惯

  ●多重角色的压力

  在线教材与课程设计考虑要素

  早期数字学习的教材,常常是老师以串流影音方式录下讲授内容,然后放在「学习管理平台(LMS, Learning Management System)」上,由学生按照进度观看并缴交作业,最后在在线或教室中进行测验。这种基本模式后来增加了有助教带领的异步的在线讨论,不久之后,又加入同步讨论的活动安排,虽然所采用的数字学习工具的种类与活动模式都增加了,老师或助教安排的学习重点,仍然是对知识内容的讨论,忽略了要营造学生间互动与共同学习的情境。

  美国学者Thurmond指出,远距教育学程中所开办的各种课程,教学质量差异很大,有些课程因为教学设计不良、内容不恰当、教师回馈不足、学习活动衔接不顺等因素,以致学生收获贫乏,他强调下列五项因素,会影响学生对该课程的学习效果:

  ●持续的与内容互动--促使学生精熟所学的内容

  ●清晰的课程设计--内容结构与排列顺序要易于理解,并易于取用

  ●时间--学生需要足够的时间来了解内容、对内容进行讨论与反思

  ●参加在线讨论--经由对话和同学分享的不同观点,让学生建构知识,并得到有意义的学习。

  ●课程内容递送的模式--内容与学习活动的适当穿插,可深化互动,使学习更有意义和成效。

  在线学习者通常是很孤独的,所以他们很希望多认识老师和同学。聪明的老师会使用短故事,来激发学生讨论的兴趣。Brent Muirhead是美国凤凰城大学资深的在线讲师,他发现学生们很喜欢听他谈生活里的故事,因为这样会使得课程更加人性化,也让学生在处理学业上有个借镜,例如他对念博士班的学生,谈谈自己过去找论文题目的经验,效果就蛮好的。

  在线讲师设计课程时必须注意弹性,不要在课程内提供过多的架构和内容,以致减少学生在作业时进行思考和决定的时间。此处的「弹性」,是指让在线学习跟学生的需求和环境更密切相关。教学的重点是让学习经验更加个人化,因此「弹性」可包含了时间弹性、内容弹性、学习起点与完成点的弹性、教学方式的弹性、学习资源的弹性、科技使用的弹性、互动与沟通的弹性、课程后勤支持的弹性、以及地点的弹性。

  目前的在线课程还是强烈倚赖文字导向的沟通,学生使用文字,来跟同学和老师分享自己的观点和知识,由于学生在响应别人的评论前,必须先考虑要响应的内容才下笔,这种「读与写的过程」提升了学生的认知和独立思考能力。经由文字的在线对话,在知性上会比面对面的方式,探讨得更深入(Blanchette, 2001),讲师需要努力设计能引起兴趣、并激发多元看法的问题,来鼓舞对话的进行。

  老师假如能提出多种不一样的问题,来促使学生检验他们的假设、信念、观点和理由,将使得对话成果更加丰富、充实,也因之提升了学生的批判思考能力。老师也可以利用评论的机会,指出他所欣赏的许多不同观点 (Collision et al, 2000),以增进学生对自我的信心。

  新工具的兴起与活用

  早期数字学习的工具只有三大类,以学习管理平台(Learning Management System,LMS)为主轴,数字教材编辑工具和同步会谈工具为辅助。很多学校或企业导入数字学习,第一步也以采购或租用学习管理平台为主要任务,学习管理平台的主要功能,就是提供一个让老师及学习者能很方便的进行数字教与学的环境,同时能够自动的将所有过程记录下来,例如老师登入平台几次、登入多久,留言几则,在线同步会谈的录音和文字稿纪录,学习者的课程学习纪录与成绩,课程结束时的问卷调查结果等,都有完整资料,以便后续的统计与分析作业。

  学习管理平台能够储存教材,也能播送教材,也有老师和学生互动的电子公告栏,也有课题讨论工具,如讨论区、在线聊天室等等,能让老师进行在线讨论的教学活动。它是把学校体系的运作模式转换为数字化的软件,全球以美国Blackboard公司的产品最为有名。

  「世界是平的」这本书中,把「开放资源(open source)」列为铲平世界的十大推土机之一,开放资源虽然指的是免费的软件程序,但网络兴起后,开放与免费的内容也是很大的铲平力量,例如,最近Google公司和加州柏克莱大学合作,把一些学校内精华的、基础课程,如大一物理、化学、人体解剖学放在GoogleVideo的网站上(http://video.google.com/ucberkeley.html),全球各地有心学习的人,都可上网去观赏,开放资源和内容打破传统教育的藩篱,学习管道的多元化以及讯息爆炸的结果,使非正式学习的重要性与日俱增。

  Web 2.0的浪潮下,出现了许多非正式学习与分享的工具,例如部落格(blog)、围记(wiki)、共享照片(Flickr)、美味书签(del.icio.us)、共同行动(43 Things)等等,这些工具打破人类长久以来独自学习的局限,能让有志一同的人透过网络共同探讨、扶持、学习与成长,然而很多人都轻忽了这类工具,以为只是年轻人的一阵风潮,其实,它是一种「实时学习」的新模式,让我们能更敏觉于外在世界的变化。

  整合正式学习与非正式学习的工具,是国外许多专家致力推动的理想,Blackboard公司也宣成将在其产品中加入Web 2.0的特色,国内的公司因规模较小,在此方面尚未着力。

  年轻人能很快驾驭工具,却因人生经验与历练不足,而缺乏深度的内容,难以展现个人的影响力,资深上班族因为工作压力与科技落差,对新工具常有排斥心理,但越排斥,自己与科技的落差就越来越大,也无法透过新工具扩散自我经验与智慧,这是很可惜的事情。在新世纪里,科技工具应用的纯熟度会影响知识工作者生产力的高低,因此上班族多接触与活用这些新工具,一定是百利无害的。

  数位学习的第二波

  学习不仅仅是吸取教科书中的内容而已,真正的学习来自参与、投入、练习和反思,科技这个工具,可以协助我们做更快、更好、更有效的学习,也让我们拥有前所未见的自主能力,加拿大专家Stephen Downes举出数字学习的四大精神:「自主」、「多元」、「开放」、「互动」,这种方向下,科技的角色像是满清末年的「革命党」,它无疑的会影响既有教育体制,也撼动既得利益者的权益,自然也会受到传统教育领域人士有形或无形的抵制,因此,孙中山先生革命十次才会成功,即使成功之后,民主的路走得颠颠跛跛,但还是比君主专制强。

  传统的数字学习以内容为核心,学习者被动的消化与记忆教科书上的知识,在竞争的潜在压力下,学习者与学习者之间,几乎很少关联,创新的数字学习却以「学习网络」为核心,学习者透过网络科技相互连结,在这个网络中,没有人是绝对的专家,大家相互扶持、分享、讨论与学习,这个「表达与分享」的过程,其实是锻练学习者「独立思考能力」和「尊重多元的开放心态」的过程,上世纪,老师制作教学内容,用考试来测验学生对知识记忆的程度,这个世纪,老师指导学习者展现自我的学习内容,在制作过程中建立学习者自主学习的能力。简而言之,上世纪的教育以传递知识为核心,以考试、竞争和独立为手段;新世纪的教育以开发学习者独特的能力为核心,以分享、合作和互赖为手段。

  学习科技是个两面刃,一方面能扮演「保皇党」角色,助纣为虐,另一方面也能扮演「革命党」的角色,成为推翻旧有教育体制的力量,彼得圣吉指出:「日益依赖现代科技的危机,在于它会转移我们的注意力,让我们看不到进步的根本源头。」,他在新书中也指出:「过去一百年间,科技赋予我们的力量,超过每个人最狂野的想象,但是我们的智慧却没有增长。」如何选择学习科技应用的模式,也反映出当事者的智能。

Advertisements
 

发表评论

Please log in using one of these methods to post your comment: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