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utumn E-Learning  秋天数位学习

关注于现代远程教育,力求专业,努力成为E-learning方面专家!

我的远教十年——产业链 二月 17, 2009

Filed under: 秋天随笔 — Iautumn @ 10:50 上午

  虽然对于中国教育还不能产业化,可是教育中存在产业化,尤其是对于现代远程教育更是,08年底中国远程教育杂志和腾讯网共同举办一个教育行业高端系列访谈《巅峰对话》,有一场是网络教育专场,访谈嘉宾分别是:《中国远程教育》(资讯)执行主编、学习港网站负责人夏巍峰;弘成教育集团董事长、 CEO黄波女士;正保教育集团董事长、总裁朱正东;ATA公司董事长、CEO马肖风,在节目最后,主持人请嘉宾们总结中国网络教育的发展新机遇最后一个关键词时,马总提出:当教育不叫教育,而叫“学习产业”。“学习产业”这四个字总结了中国现代远程教育未来的产业方向,在前一篇文章中,我认为中国现代远程教育主体是“教育”,那么教育行业的产品是什么?借鉴北京师范大学远程教育研究中心主任陈丽教授的话,教育行业最主要的产品就是——服务,为学习者服务,不管是授课的老师、还是负责教务、学务、后勤等管理的老师,他们所做的工作都是围绕学生的学习在服务,也许我们在全日制本科教学的环境中还不能真正体会到这一点,那么远程教育把学习服务工作体现的淋漓尽致。也可以说为学习者提供学习支持服务是现代远程教育行业最最主要产品,那么马总所说的未来的教育将成为“学习产业”也将是必然。

  每一个行业都有自身的产业链,现代远程教育行业也有自己的产业链,只不过十年前,我们还没有能完全认识到她的存在,产业链划分、市场领域区隔、具体用户对待都不是很明显,可是时间走过了2008年,当弘成、正保都在美国上市;当公共服务体系由奥鹏一个变成了奥鹏、弘成、知金的三国鼎立,由电大体系公共服务体系发展到各省市的区域级公共服务体系;当国家精品网络课程建设项目把教育资源从一个学习支持服务局部工作发展成为一个重要的产业市场时,远程教育的行业产业链变得越来越清晰了,也许下面我的观点并不十分严谨和正确,但我愿意与大家一起分享和探讨。

  当前中国现代远程教育行业可以分为上游、中游和下游,上游是指可以提供教育服务的主体产品,包括高等学历教育试点高校、非学历教育职业培训的培训机构、中小学辅助教育资源服务提供的网校及其他教育产品的机构。他们主要的工作是利用自身具备资质,开展授课、辅导、教学安排、考试考查、学务管理等方面的服务,并且依靠规范、有效的组织团队进行日常的运营并接受教育行政管理部门的监管,远教行业在这个层次领域中有两个关键词:政策和运作。政策往往用于争取运营资质,运作往往体现如何运营项目。用具体的高等学历教育案例来说,上游产业就是向教育部争取到试点资格,并且搭建起运作团队,准备开拓校外学习中心招生,运作方式可以是由高校自主运营,如:北大、华科等,可以是校企合作运营,如人大与弘成、电大与TCL、北航与双威等,也可以是高校内独立安排公司化体制运作。关于运营合作模式大家可以参考《我的远教十年——运营合作模式》,里面有详细的介绍。上游产业中最主要的风险在于两点:政策风险和资本运作风险,政策风险在前面的《我的远教十年——政策》有较详细的阐述,资本运作风险是很复杂我打算在后面专题讨论。

  下游是指直接面向市场,将教育主体产品(如学历教育的专业课程、非学历教育的培训课程、中小学辅助教育的教学资源等)提供给有实际需求的用户,并提供日常的具体的学习支持服务,如学习场所、设备、日常的教学教务服务等,还有一个重要的工作就是招生,当然他们也是有一些具备资质的机构、单位负责日常的运作工作,同样也要各级教育行政管理部的监管,同时他们与上游的教育产品提供单位既是合作也是相互协助关系。用具体的高等学历教育案例来说,下游产业主要是生源拓展和直接的客户服务,如各个试点高校的校外学习中心。下游产业市场化的特征更浓厚,情况很复杂,所以提出的服务很更显得多元化,因为生源直接关系到他们的实际利益,所以在这个行业层次中面临的风险会非常多,有政策风险、资金风险、用户风险等等,而且下游市场的合作机构的水平也是良莠不齐,在目前阶段对于直接面对学员的办学机构管理还不够规范。

  中游是指除上、下游提供的教育服务以外其他服务的产品,他们可以是学习支持服务的环境,如在线学习平台、管理平台等;可以是提供学支持服务的设备、线路等;可以是为学生提供日常教学、学习辅导的答疑者;可以是为学生提供教学内容的资源等等….那么由此产生的产品、服务提供商则是相对多,这里就不能一一列举了。

  如果我们把现代远程教育行业的产业链如此划分,那么我们的工作将会变得很轻松很容易,可是情况并不是这样的,因为早些年的时候情况确实如此,可是随着现代远程教育行业的发展,学习要求的服务变得越来越多,投诉越来越多,对远程教育的质疑愈来愈多,发现并不是我们提供的服务变少了,也不是我们提供的教育产品少了,关键是服务质量不高,学生有效的服务不多,当学生学习遇到问题,需要学习支持服务时,响应的速度和解决的程度不高,那么关键是如何将这些教育服务有效的利益起来。现代公共服务体系的建立似乎正逐步在解决这些面临的问题,本文在这里不对公共服务体系进行阐述,这里要说的是因为他的建立而打破了原有划分比较明显的上、中、下游的远程教育行业的产业链的划分,特别是弘成被获得公共服务体系资格后,我们看到了这样了一个格局:从纵向看,上游——弘成有与多家高校良好合作运营实体,下游——她也有自己可以控制的教学服务点,并且可以扩展到自己合作高校外的院校进行生源的合作,中游——弘成有一个专业的团队可以有效的提供比较全面的学习支持服务,这样从整个产业链她都能有效的控制,在行业发展过程中主动应对;从横向看,弘成除了高等学历教育市场份额外,她还有面向中小学的基础教育市场,如101网校,还有非学历教育等方面的业务,这样弘成初步形成多元化产品的市场格局,用户群得到了极大的扩充;终于弘成发展成为多元化经营的教育集团,有资格在海外上市。

Advertisements
 

发表评论

Please log in using one of these methods to post your comment: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