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utumn E-Learning  秋天数位学习

关注于现代远程教育,力求专业,努力成为E-learning方面专家!

培训: 道为先——中国远程教育杂志执行主编夏巍峰全宁教育集团总裁韩圣日对话 二月 17, 2009

Filed under: 领袖精英 — Iautumn @ 10:52 上午

 
韩圣日 全宁教育集团总裁()

  当一家培训企业打出“培训,以道为先,授业解惑次之”的标语,宣传培训的主体应该是传递一种信念和力量,而并非仅仅传递知识本身时,我们能感受到什么?是新奇,是震撼,是一种感动。它让我们想起“授人以渔”的故事。究竟他们是要烘炒一个崭新的概念,还是真的会给我们一把开启知识宝库的钥匙,这大概就是本刊执行主编探访全宁教育集团总裁韩圣日,与之展开深层次对话的原因。

  道是一种信念

  夏巍峰: 韩愈的《师说》里说到,师者,传道授业解惑也。而我看到,全宁教育集团对培训有自己独特的理解——培训,以道为先,授业解惑次之。我们该如何理解这句话?

  韩圣日: 这个问题问到了我们企业的根本。其实中国从思想体系中一直追求一种做事的规则和方法。无论是孔孟的中庸之道,还是老庄的无为之道,事实上都是在寻求更贴近真理的为人处事的方法。

  培训跟教育有所区别的地方在于目的性非常强,时间又不是很长,一般培训短的半天,长的几个月。在有限的时间内,培训并不像教育那样有那么多授业解惑的事情要做,而真正能够解决问题,产生效果的,恰恰是传道这个层次。所以在我们拟定公司企业文化时,把培训的道放在前面。

  道的解释,一是我们企业的运营之道,也是做产品的解决方法之道。一是传递一种信念。我们长年做英语培训,发现中国人学不会英语已经不是一个技术问题。在中国学二三十年英语的大有人在,但中国人普遍不能讲英语。中国人学不好英语,不能开口的原因到底是什么?是英语很难学,还是他心里本来就排斥,不敢学。哪个比重更大一点,这是我们研究的方向。第二个研究方向,传统教育决定了任何一个老师不可能在课堂上教会学生每一个单词。体制内的教育尚且如此,那么在时间很短、资源有限的前提下,培训到底能解决什么问题?我们认为,培训最重要的是在最有限的时间里找到最好的一条路,去解决一个人学习知识的心理障碍,并且让他对所学知识产生兴趣。克服恐惧是第一位,第二产生兴趣。这就是道的精髓。不管是儒家的“知其不可为而为之”,还是道家的“知其可为而不为”,归根结底道是一种信念。我们在翻译时将道译作power,道是一种力量。培训的主体恰恰是传递一种信念和力量,而不是仅仅传递知识本身。因此,培训的精髓是帮助受众和学员解决心理障碍,提升对所学知识的兴趣。在信息时代,获得知识的途径很多,任何知识都可以在网上,在图书馆里找到,关键是解决心理障碍。举个例子,中央电视台最近很火的易中天,他就成功地把传统学术娱乐化了,他没有讲很多的知识,他的语言也不是多么搞笑,他的成功之处在于成功地引发了观众对历史知识的兴趣。

  夏巍峰: 那么,你们是怎么传道,布道的?

  韩圣日: 传道布道其实有太多的技术含量在里面。为什么我们要做网络教育,不去搞面授,面授和网络教育本身有很多相同之处。但是面授有一个问题不好解决,那就是炉火纯青、风格独到的老师不是很好找。一个好老师最吸引人的是他的人生经历,人生经历没法复制,所以你没法批量生产这样的老师。而在网络教育里,我们力图建立一种模型解决这个问题,它就像一个公式,学习者只要按照公式一步一步去做,就能领悟所学知识的价值,并且对它产生兴趣,克服恐惧感。这是我们的核心,也是精华之处,让学生产生兴趣去学习,而不是为了学习而学习。

  以制造药品的态度做课程

  夏巍峰: 您非常注重企业的“文化内涵”,您提到“企业与商业的成功,永远不会基于产品或者营销的成功。真正的成功,必源于文化”。我与一些跨国公司总裁交谈中,也充分感受到这一点。您认为网络教育企业的文化应该是什么?

  韩圣日: 网络教育文化是一个非常大范畴。从我以前给500强企业做培训时得来的经验看,我理解的500强为什么是500强就是: 他们以最低的价格从最好的供货商那里拿货,以最低的价格聚拢一批最好的人才,然后去征服最有钱的客户。试问这样的企业能不赚钱吗?柳传志先生讲,没有追随者的企业肯定不是好企业。这里的追随者包括: 客户、员工和社会上各种利益关系群。事实上如果仔细观察,企业之间的差别并不大,那么靠什么才能脱颖而出,吸引追随者?是文化。网络教育是一个大市场,它既需要西方洋快餐式的工业化文化,也需要精工细作、手工作坊式的百年老店文化。我相信在这么大的市场里,文化将是多种多样,千差万别的。但网络教育企业文化的共性还是有的,第一点,尊重人的价值。因为教育和培训是以人为载体的。第二,有一定的社会责任。毕竟中国的教育资源分配还不平等不平均,企业应该在力所能及的范围内承担一定的责任。

  夏巍峰: 您怎么看待一些网络教育企业在宣传中鼓吹产品赚钱的行为?

  韩圣日: 任何市场环境下,趋利避害是必然的。只要不过分,就没有错,尤其是网络时代的新兴行业,许多企业都在摸索。但是如果走得过偏,过于提倡经济效益,就会出现问题。这之间的差别就如同直销和传销一样,如果网络教育发展成传销,或者类似于传销的载体,不拷问质量和产品的社会意义,而仅仅是一个赚钱工具的话,那么我想即使短期赚到了钱,也并不能长久。

  夏巍峰: 您怎么看待网络培训企业面临的压力?压力来自哪些方面?

  韩圣日: 做一个成长型的企业很难,做一个培训企业更难,做一个网络培训企业难上加难。难点是要考虑的东西太多了。这个行业没有人才,没有背景,没有历史,又不像学历教育有证书可发,而且企业良莠不齐,市场混乱。竞争压力来自多方面,包括一些客户的思想被概念化了,认为网络课件就是三分屏,或者架设卫星接受器。其实三分屏的成本是最低的,我个人感觉不如看VCD,也不如视频点播。因为在这种课件里人机对话、互动、模拟仿真等应该唱主角的功能都被省略了,就像把营养食品当药卖。全宁恰恰不是这样,我们做网络课程的理念一直都是以制造药品的态度做课程,虽然这样做成本是最高的,但我坚持只有这样才能保证质量,保证品牌。所以我们从来不打价格战,这是我们的特点。

  在线培训会成为一个成熟的产业

  夏巍峰: 凭您的判断,您感觉中国培训市场的发展走向是什么?

  韩圣日: 我觉得这个问题的时间点刚刚好,正好新东方不久前上市。这是中国第一家非学历培训的机构在海外上市,是一个里程碑式的事件,证明了一个成功的商业模型,证明了一个成功的领域,更证明了中国整个培训产业已经形成并初具规模。但这个领域距离一个成熟的产业还太远,这么的大市场不是一家企业就可以做起来的,所以新东方上市只是一个信号。这个信号说明这是一个非常有潜力的市场,整个行业本身最后会产业化,形成规模。

  夏巍峰: 培训业将来在中国教育体系里将扮演什么样角色?同时,在线培训的需求在哪里?蕴涵着哪些商机?

  韩圣日: 谈这个问题首先要看培训的需求。我们可以看到,目前人才培训和社会需求是有差距的,从大学生就业率就可以看出来。这个差距还在逐渐增加,就业难度越来越高,所有企业却越来越需要人才。这是因为中国正在经济转型中,这个时期存在着求职者与职位不匹配的矛盾。在传统工业农业的基础上,有许多第三产业出现,对人才专业技能的要求越来越高。“学好数理化走遍全天下”的年代已经过去了。现在招聘人才时,对专业的定位非常清晰,这种情况与我们现在的教育体制是有差距的。据我们统计,现在中国大学的学科设置有两千多种,而市场的岗位需求则在九万种以上。所以培训在教育体系里是一个必要的补充,培训要解决巨无霸教育体系所不能解决的问题,这个角色是互补互利的。如果培训能成为产业,我相信可以把每个中国人的创造力发挥出来。

  说到商机,商机实在太多了。培训市场是一个需求越来越多,越来越紧迫的市场。在线培训作为一个新生的行业,包括产、销、服务都蕴涵着巨大的商机。我觉得这是最好的时机。一个产业应该是汇集了相当一批优秀的公司,汇集了相当一批优秀的人才的领域。现在我们距这个产业还有距离,这个距离就是中小企业的机遇。

  夏巍峰: 在线培训市场现在发展到一个什么样的阶段?应该如何评价?

  韩圣日: 在线培训市场应从两个角度看目前的发展阶段,第一,任何互联网企业都有两种成功模式,第一种是把成功的传统行业网络化,比如: 出版,学历教育,这是最简单的模式。第二种,传统行业里没有这块业务,因为有了互联网才出现这个行业。如: 百度,GOOGLE。在线培训尴尬的地方是,它无法归属于任何一种成功模式。因为尽管培训在中国已经存在了很长时间,但它还没有产业化,也没有涌现出巨头或者杰出的企业。在并不富饶的培训市场上做在线培训,现在还处于开荒阶段,走出的每一步都不容易。你在业内问十个人,有九个人会说,现在在“长征”。不过现在可以看到离“延安”不是很远了,也就是说走出了最初盲目的阶段——仅仅把培训网络化的过程,已经回归到理性的思考了。尽管土壤并不肥沃,但已经可以期待有些收获了。

  质量是绝招

  夏巍峰: 您从一个在线培训机构角度看,与传统培训相比,除了学习时间、地点方便以外,在线培训到底是否能为企业和个人带来与传统培训不一样的东西?

  韩圣日: 肯定有不一样的地方。在传统面授培训中,当教师在讲任何一个知识点时,下面的学生一定会有三种反应。第一,这个我学过,我懂。第二,这东西太难了,我用不到,跟我没关系。只有一种人会说,老师,这东西太好了,我太需要了。这是传统培训的问题所在,学员可能花了一个小时只解决了他几分钟的问题。网络教育就不会出现这种情况,它会引导学生去学他们所需要的东西,不会让学生吃大锅饭。另一点不一样,面授没法强迫学生动手。技能性的课程,比如应用计算机,老师在台上讲,学生在底下看,我相信这样一辈子都学不会。技能性的课程一定要动手才能学会,而不是靠听与看。这是传统面授培训做不到的。面授受时间限制,老师不可能给每个人动手的机会。网络教育的参与度一定比面授高。每个学生的接受能力不一样,网络教育可以针对每一个学生,有教无类。另外,企业还可利用平台的功能布置培训内容,监督学习过程,实时掌控学习进度。学生对每一个知识点的掌握程度都可以分析出来。这些都是面授做不到的。对于企业来说,网络培训是非常好的企业文化企业精神的贯彻渠道。

  夏巍峰: 现在,不管是面向个人还是面向企业提供培训资源的厂商越来越多,国内外竞争对手也很多,而全宁与各大网络供应商签署战略合作协议,连续为中国电信等一些大集团、政府机构提供在线课程,你们靠什么与竞争对手竞争?全宁获得发展的“绝招”是什么?

  韩圣日: 我们的绝招是质量、质量、质量,还是质量。细分一下,我们有几个优势: 第一,我们对中国人五千多年教育的理解在行业内可能是最深的。中国人的学习心态是一个从功利向感性转变的过程,与外国人的学习心态不一样。中国人感觉学习就是苦差事,从内心害怕学习,觉得很累。学习为什么不能轻松一点,正常一点,理性一点?这些都不是海外机构能够理解的。我们给中国人的课程是他们无法想象的。第二,我们虽然是成长型企业,但是我们走得非常专。非英语非计算机非礼仪的课程我们不接。我们每年都要拒绝很多需求,因为我们没有精力给他们做个性化的课程。但是在业内的E-Learning排行榜上,我们的课程一直排在前三位。

  夏巍峰: 全宁的产品是以互联网在线学习为主的数字化非学历教育培训,目前主要涉及的业务领域有英语、计算机、礼仪,选择这些热门业务的考虑是什么?业务进展如何?

  韩圣日: 网络教育是一个刚刚成长萌芽的行业,并不成熟。我个人非常喜欢做专业性,或者更加精深的尝试,但是在行业发展的初期行业用户是有限的,并没有分成不同的领域。做得很专分得很细的领域,只有一两家企业会感兴趣,会来采购,那样这个培训企业肯定会经营不善。为了生存考虑,我们必须做一些通用型课程。另外一个理由,培训是对教育体系的补充,现在社会缺乏高素质的人才,在这些人才应该具备的基本素质中包括计算机、英语、修养。我们就以此为着眼点,立足于做群众喜欢的、有价值的东西,并不去图大而全。从这两个角度,我们选择了以上三个领域。

  目前为止,我们的业务发展非常好。我们第一步做的是大型国企,今年我们又进入了在中国的几家500强外企,而且现在有一个团队正在进入个人市场。基本上所有的发展都在计划当中,而且保持着高速成长。

  夏巍峰: 您希望全宁能为中国教育培训体系带来什么样的核心价值?有什么样的发展目标?

  韩圣日: 未来很难预测,网络教育里没有哪一家企业不想成为这个行业的领袖。我相信有识之士和有志之士并不少,只是大家还没有站出来。我现在仅仅是抛砖引玉,我们有一点点心得,非常愿意和所有业内人士分享,包括和竞争对手分享。我想心得越多越好,希望能够把这个产业做起来。

  人物印象

  执着的思想者

  本刊记者吕瑶/北京报道

  当全宁教育集团总裁韩圣日坐在面前,带着微笑谈他的企业,谈他的文化时,我很庆幸看到了这位商场上咄咄逼人、气魄很大的年轻总裁平静温和的另一面。我确信我们给出的采访提纲并不完美,也不够系统,但他的思路十分清晰,语言非常干净,以至于当我整理这些录音时,惊讶地发现没有什么好删节的。

  从个人经历看,学物理专业出身的他跟教育培训似乎并不搭界,可他第一份工作确实就做了企业培训师,然后是中国第一家微软培训中心的讲师,担任过在线培训平台企业的副总裁,创办了两家在线培训企业。其中的全宁教育集团,2004年开始创业,当年就实现了收支平衡,每年均以两倍以上的高速成长。

  本刊执行主编问他,“这样的人生经历对您选择创办在线培训企业有着什么样的影响?”

  他说: “只有做过讲师的人,才能知道如何让学生喜欢你,喜欢你讲的东西,然后听你讲,以至于学会他要学的东西。”

  他形容做讲师每天都是遭遇战,永远不可能知道今天的学员是什么学历,什么爱好,即使这样还必须想方设法让他们开心地学东西,简直称得上苛刻的要求。接着他讲了一件发生在很久以前的糗事。那是他第一次在惠普公司讲课。惠普对讲师的要求是最苛刻严厉的,课后学员打分达到91分才算合格,他却得了90分,被惠普学员出示了黄牌。

  “我很受挫败,因为我已经很努力了。”他笑着说,像说着一件发生在别人身上的事。即使讲师是这样一个非常难做的职业,他也没想过放弃。做讲师的经历后来化为他难得的人生经历,教会了他如何思考。

  虽然非常早的时候他就有愿望做一个在线培训企业,1998年创办第一家企业时,第二年就采用flash动画做出了70多门微软在线模拟操作全程语音讲解的交互课程,但他的事业并未真正开始。

  “虽然培训没有产业化,但不妨碍培训企业去赚钱。我看到人家赚钱的时候没有去做,坚持到今天就是期望能够把它做成一项事业,不仅仅是一个赚钱的项目。所以这些人生经历并没有使我离开教育培训这个领域,反而教会了我忍耐与等待,并且寻找机会。”

  全宁在创业的第一年,全体员工挤在一个小黑屋里封闭开发产品。没有客户,资金非常紧张。可在产品出售之前,他们却把测试过的市值大约100万的课程送给了北京一家给农民工子弟开设的公益学校。当时,大家并没有想太多,也没有公诸于媒体作宣传。只是觉得作为一个从事教育的机构,从第一年起就应该关注这个领域,而不单单是去赚钱,要让那些想学习的人可以不花一分钱就能学到知识。令人感动的是,这所学校在年终答谢会上把全宁的位子排在第一位。这令全宁人非常意外,若论捐资金额比全宁多的大企业有很多。校长的一番话解开谜底,他说: “给钱改变不了这些孩子的命运,但是给他一个跟别人一样学习的机会可能改变这一批孩子的命运。”

  这件事情反过来给了韩总很大教育,他突然发现他们在做一件如此有价值的事情。

  因此,当被问到人生梦想时,他说: “无所谓这个公司能走到哪一天,无所谓最后我们能成为先驱或者先烈,至少我认为我们现在做的事情有足够的价值值得我们去做。这就是我希望全宁能够在中国教育体系中带来价值,而不仅仅是赚钱最多的公司。希望我们能做更多有意义的事,我们在做一件快乐的事情,有意义的事情,这就够了。”

  全宁网络教育集团简介

  全宁网络教育集团(Training Network Group)是全球化的网络教育实体,致力于网络教育领域的投资和运营,在全球网络语言教育培训和计算机教育培训领域处于领先位置。

  全宁集团的目标是为全球用户提供高质量的网络教育培训产品及相关优质的应用服务。

  全宁集团在中国大陆有两家全资子公司

  ——北京全宁网络技术有限公司

  ——北京空中美语网络技术有限公司

  主要涉及的业务领域包括:企业E-learning学习平台系统、网络英语教育教学课件、网络计算机教育教学课件、行业用户课件定制开发服务、企业内部培训业务咨询等。

  全宁集团致力于优质网络教育培训产品的开发和引进,先后开发了全宁多媒体网络教育系统(计算机教学)、空中美语网络学习系统(英语教学)两大系列网络教育产品,累计课程学时超过1000小时,同时积累了近1000小时的视频教育内容和超过10000小时教学音频资源。

Advertisements
 

发表评论

Please log in using one of these methods to post your comment: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