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utumn E-Learning  秋天数位学习

关注于现代远程教育,力求专业,努力成为E-learning方面专家!

从Blending Learning看教育技术理论的新发展(三) 二月 11, 2009

Filed under: 技术 — Iautumn @ 3:02 下午

  3.关于“信息技术与课程整合”理论的建构 
  认识到教育讯息化要面向课堂教学这个主阵地,要把创新能力的培养与系统科学知识的传授与掌握这二者结合起来,这是表明国际教育技术界教育思想理念在提升、在转变的一个重要方面。但是要想让这种认识落到实处,还须透过信息技术与各学科课程实施有效的整合才有可能,而这有赖于科学的“信息技术与课程整合”理论的指导。但是,诚如上一节所言,迄今为止,关于“信息技术与课程整合”这一关系教育能否深化改革的极为重要问题,国际上还没有真正研究出一套比较科学、系统的理论来加以阐述。 
  我们曾查阅国内外大量有关信息技术与课程整合的文献数据,企图从中获得我们所需要的理论。但是很遗憾,这类理论中的绝大多数,不是立论依据不足,就是未能抓住信息技术与课程整合的最核心、最本质的问题。 
  那么,到底什么是信息技术与课程整合中的最核心、最本质的问题呢?其实这个问题只要对部分中国小老师做一个问卷调查,就不难得出答案。这个问卷很简单,只须了解老师们对于“信息技术与课程整合”最关心的问题是什么。结果通常是以下三个问题︰ 
  为什么要进行整合(即整合的目标)? 
  什么是整合(即整合的内涵、本质)? 
  如何才能有效地进行整合(即整合的步骤、方法)? 
  换句话说,“为什么?是什么?怎么做?”这些涉及整合的目标、本质与方法等广大教师最为关心的问题就是信息技术与课程整合中的最核心、最本质的问题。真正科学的信息技术与课程整合理论必须能对这些问题作出令人满意的回答。按照这一要求,从目前已查阅到的有关信息技术与课程整合的大量文献中,我们发现真正具有一定参考价值,即对上述问题相对来说能作出较好回答的只有一篇──这就是美国教育技术CEO论坛第三年度(2000)的报告。由于参加该论坛的成员都是大型IT企业的首席执行官或是美国一流的教育技术专家,撰写该报告的人员更非等闲之辈,所以该报告的观点应有较大的威权性与代表性。 
  美国教育技术CEO论坛从1998年开始每年举办一次,并发表一个年度报告,每个年度报告都涉及当年全球教育技术领域的热点问题。其中第3年度(2000)的报告则专门对信息技术与课程整合的问题作了比较系统深入的论述,该报告指出︰ 
  “数字化学习的关键是将数字化内容整合的范围日益增加,直至整合于全课程,并应用于课堂教学。当具有明确教育目标且训练有素的教师把具有动态性质的数字内容运用于教学的时候,它将提升学生探索与研究的水平,从而有可能达到数字化学习的目标。……为了创造生动的数字化学习环境,培养21世纪的能力素质,学校必须将数字化内容与各学科课程相整合。” (这里所说的“数字化内容与学科课程相整合”,即我们通常所说的“信息技术与学科课程相整合”。在美国学术界这两种说法是等价的) 
  这就是目前在美国(乃至在国际上)关于“信息技术与学科课程相整合”的最威权论述(它涉及整合的目标及本质︰目标是为了培养具有21世纪能力素质的人才 ──可见对目标的论述是很正确、很清楚的。本质则是要创造生动的数字化学习环境──这一点也基本正确,整合确实是要创建理想的数字化学习环境,实现全新的学习模式,但还不够深刻;而且对于数字化学习环境的具体内容也未作具体说明) 
  此外,为了帮助学校老师能具体实施信息技术与学科课程的整合,上述报告在阐明整合目标及本质的基础上,还给出了进行有效整合应注意的步骤(即如何具体进行整合)︰ 
  步骤(1)︰确定教育目标,并将数字化内容与该目标联系起来; 
  步骤(2)︰确定课程整合应当达到的可以被测量与评价的结果和标准; 
  步骤(3)︰依据步骤(2)所确定的标准进行测量与评价,然后按评价结果对整合的模式做出相应的调整,以便更有效地达到目标。 
  但是,这样就事论事的具体步骤,既未涉及指导思想,也不涉及教学设计、教学资源和教学模式等教学过程的重要原素,实践证明并不可能帮助学校老师真正掌握如何实施信息技术与学科课程相整合的方法。 
  透过以上介绍可以看到,当今国际上最威权的“整合”理论并不能完全回答上面提出的有关信息技术与课程整合的最核心、最本质的问题(关于目标回答得很好,关于本质回答得基本可以但不够深刻,关于方法回答得很差不能解决任何问题)。怎么办?中国的教育讯息化进程正在迅猛发展,对科学“整合”理论的需求迫在眉睫,不能等待。能够指导实践的理论终归还是来自实践,而我们自己就有关于信息技术与课程整合的最丰富经验,而且我们最了解中国小的实际(自1994年以来我们一直在几百所试验学校进行了长达十年以上的、关于信息技术与课程整合的研究探索,本研究组成员每年有一半时间在中国小),难道我们自己就不能从实践中总结、创造理论,只能等待外国人创造理论? 
  下面就对我们自己从实践中总结、创造的关于 “整合” 的理论作一简要介绍。首先谈谈我们对什么是“信息技术与学科课程整合”的理解︰ 
  所谓信息技术与学科课程的整合,就是通过将信息技术有效地融合于各学科的教学过程来营造一种理想的教学环境,这种环境可以支持真实的情境创设、不受时空限制的资源共享、快速灵活的信息获取、丰富多样的交互方式、打破地区界限的协作交流、以及有利于培养学习者创造性的自主发现和自主探索……,在此基础上就可以实现一种能充分体现学生主体地位的新型学习方式(例如研究性学习与合作式学习)。  
  简而言之,所谓信息技术与学科课程的整合,就是透过将信息技术有效地融合于各学科的教学过程来营造一种理想的教学环境,以实现一种能充分体现学生主体地位的以“自主、探究、合作”为特征的新型学习模式。 
  由此可见,信息技术与课程整合,不是把信息技术仅仅作为辅助教或辅助学的工具,而是强调要利用信息技术营造一种理想教学环境,以实现能支持自主探索、多重交互、情境创设、合作学习、资源共享等多方面要求的新型学习模式,从而把学生的主动性、积极性充分调动起来,使课堂的教学架构发生根本变革,使学生的创新精神与实践能力培养落到实处。这正是我们素质教育的重点目标(即创新人才培养)所需要的。  
  总之,信息技术与课程整合的本质是要改变道统的“以教师为中心”的教学架构,建构新型的“主导──主体相结合”的教学架构。我们认为,对信息技术与课程整合的本质作这种理解是比较深刻的、科学的,至少是符合中国国情的,因为我国当前各级各类学校教学改革存在的主要问题,正是侧重教学内容、手段、方法的改革,而忽视教学架构的改革。所谓“ 教学结构”是指 在一定的教育思想、教学理论、学习理论指导下的教学活动进程的稳定结构形式,是教学系统四个要素相互联系相互作用的具体体现。教学内容、手段、方法的改革当然很重要,但是这一类改革不一定能触动教育思想、教学理论、学习理论这些较深层次问题;只有教学架构改革才必然触动这些较深层次的问题。 
  多年来统治我们各级各类学校的道统教学架构,用一句话来概括,就是以教师为中心的教学架构。在这种架构下,教学系统中四个要素的关系是︰教师是主动的施教者,甚至是教学过程的绝对威权,教师透过口授、板书把知识传递给学生;作为学习过程主体的学生,在整个教学过程中主要是用耳朵在听讲、用手在记笔记,处于被动接受状态,是外部刺激的接受器(相当于收音机或电视机);媒体在教学过程中主要是作为辅助教师教、即用于演示重点和难点的直观教具,(道统CAI就是起这种作用);在这种架构下,教材是学生获取知识的惟一来源,老师讲这本教材,复习和考试都是依据这本教材。 
  以教师为中心的教学架构的优点是有利于教师主导作用的发挥,有利于教师监控整个教学活动进程,有利于教学目标的完成,总之,有利于系统科学知识的传授与掌握;其缺点则是限制了学生的主动性和首创精神,束缚了学生的发散思惟和想象力,容易使学生迷信书本、迷信老师、迷信威权,总之,不利于创新精神与创新能力的培养。而21世纪需要的创新人才是既有创新精神又有系统丰富的科学知识和创新能力的人才。 
  所以,为了适应创新人才培养的需要,必修改变道统的以教师为中心的教学架构,创建新型的既发挥教师主导作用又充分体现学生主体地位的教学架构(即“主导─ 主体相结合的教学架构”──这是又一种Blending)。实现这样的教学架构改革,就是要彻底改变教学系统中四个要素的地位、作用和它们之间的关系,而其核心则是要改变教师与学生的地位、作用和师生之间的关系。使教师由课堂的主宰,改变为课堂教学的组织者、指导者,学生建构意义的帮助者、促进者;学生则由外部刺激的被动接受器,改变为讯息加工的主体和知识的主动建构者。除此之外,媒体也要由只是作为辅助教师教的直观演示教具,改变为既要能辅助教师教更要能促进学生自主地学,即还要成为学生自主探究的认知工具、协作交流工具与情感激励工具;教材则应由学生知识的惟一来源,改变为学生多种学习资源中的一种(当然,是比较重要的一种),这样才不至于使学生迷信教材和迷信教师。 
  多年来,由于我们的各级各类学校忽视教学架构改革,从而使这种教学架构赖以支持的道统教育思想(片面追求知识传承与“重教轻学”)、教学理论(过分强调传递接受式教学)、学习理论(只重视刺激─响应─强化,忽视内部心理过程)一直未曾受到冲击,其严重后果就是抑制了一大批(甚至几代)创新人才的成长。由此可见改变道统的以教师为中心教学架构的重要性与迫切性。而这种教学架构的改变,如上所述,有赖于信息技术与课程整合所营造的理想教学环境和由此形成的全新学习模式。这正是信息技术与课程整合的根本意义所在,本质所在。 
  最后,为了帮助学校老师能有效地实施信息技术与学科课程的整合,我们也在阐明整合目标及本质的基础上,给出了如何具体进行整合的指导思想与原则。如何具体进行整合属于教学方法范畴,且不同学科具体进行整合的方法不一样,而教无定法。所以我们认为,为所有学科规定统一的“整合”方法、步骤是不必要的、不可取的。但是信息技术与不同学科课程的整合又有共同的指导思想和应遵循的一般规律,所以为信息技术与不同学科课程的整合制定共同的指导思想与原则那是必要的、可取的。至于各个学科、各个教学单元乃至各个知识点具体如何实施与信息技术的整合,完全可以由老师们自己去创造。大量的实践证明,广大教师一旦掌握了下列指导思想与原则,都可以结合自己的教学实践,八仙过海,各显神通,最终创造出丰富多彩、既能反映学科特点又能体现个人风格的各种整合方法与整合模式来。这类有关整合的指导思想与原则是︰ 
  (1)要运用先进的教育理论(特别是新型建构主义理论)为指导;  
  (2)要紧紧围绕“主导─主体相结合”的新型教学结构的创建这一本质来进行整合;  
  (3)要注意运用以教为主和以学为主相结合的新型教学设计理论,即“学教并重”教学设计理论来进行课程整合的教学设计(当然,掌握“学教兼重”的教学设计理论需经过一定的培训); 
  (4)要重视各学科的教学资源建设,这是实现整合的必要前提;  
  (5)要注意结合不同学科特点创造易于实现各学科课程整合的教学方法与教学模式。 
  细心的读者不妨将我们的“整合”理论与上述威权的“整合”理论作一比较,看看到底那一种理论更能解决实际问题。如果读者本身是老师,最好将这两种理论都拿到实践中去试一试,便可立见分晓。 
  4.关于“教学设计” 理论的发展 
  九十年代中后期,随着西方建构主义的日益流行,国际教育技术界比较强调建构主义的教学设计(即“以学生为中心”的教学设计,也称“以学为主”的教学设计),这种教学设计强调情景创设、信息资源提供、协作学习、自主探究和自主学习策略的设计等方面;而忽视教学目标分析,忽视学习者特征分析,忽视教师主导作用的发挥。总之,排斥道统的以教为主的教学设计。 
  近年来,随着Blending Learning新概念逐渐被国际教育技术界所接受,愈来愈多的教师认识到“以学为主”的教学设计有自己的突出优点(有利于促进学生自主探究和创新精神培养),但也有自身的缺陷(不利于系统科学知识的传授与掌握);而“以教为主”的教学设计恰好与之相反,二者正好可以优势互补。所以目前教育技术界倾向于把 “以学为主”的教学设计和“以教为主”的教学设计结合起来(这又是一种 Blending),结合以后的教学设计就称作“学教并重”的教学设计。这种教学设计不仅对学生的知识技能与创新能力的训练有利,对于学生健康情感与价值观的培养也是大有好处的。 
  参考文献 
  [1] http://www.ed.gov/technology 
  [2] 上海市教科院智力开发研究所,美国教育部教育技术白皮书,2001年4月 
  [3] Jonassen D H,What is cognitive tools?In:Kommers P,Jonssen D,Mayes J, eds.Cognitive Tools for Learning. Berlin: Springer-Verlag Publications, 1992 
  [4] Jonassen D H,Objectivism versus constructivism: Do we need a new philosophical paradigm? ETR&D, 39(3), 5-14, 1991 
  [5] http://www.ceoforum.org

Advertisements
 

发表评论

Please log in using one of these methods to post your comment: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