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utumn E-Learning  秋天数位学习

关注于现代远程教育,力求专业,努力成为E-learning方面专家!

从Blending Learning看教育技术理论的新发展(一) 二月 11, 2009

Filed under: 技术 — Iautumn @ 3:06 下午

  2003年我有幸参加了三个与教育技术有关的国际会议,其中有两个在欧洲举行(一个是E-Learning世界大会,另一个是企业E-Learning国际会议);还有一个在香港举行(ICCE/2003即计算器教育应用国际会议)。在这类国际会议上,与会的学人和研究人员很多,发表文章所涉及的领域也很广,但大多停留在应用层面。能够从理论高度进行思考,并提出较深刻的思想观点,从而具有较大指导意义的论著并不多见。真正有些新意、并给我留下较深印象的是一个被称作Blending Learning(或Blended Learning)的概念。严格说来Blending Learning(或Blended Learning)还不能算是一个新概念,因为这种说法多年以前就已经有了。不过,近年来它之所以受到关注并日益流行,却是因为被赋予了一种新的内涵,所以我们不妨把它看作是一个“旧瓶装新酒”的新概念。 
  大家知道,Blending 一词的意义是混合或结合,Blending Learning(或Blended Learning)的原有含义就是混合式学习或结合式学习,即各种学习方式的结合。例如运用视听媒体(幻灯投影、录音录像)的学习模式与运用粉笔黑板的道统学习模式相结合;计算器辅助学习模式与道统学习模式相结合;自主学习模式与协作学习模式相结合等等。 
  进入21世纪以后,随着因特网的普及和E- Learning 的发展,国际教育技术界在总结近十年网络教育实践经验的基础上,利用Blending Learning(或Blended Learning)的原有基本内涵却赋予它一种全新的含义︰ 
  所谓 Blending Learning 就是要把传统学习方式的优势和 E-Learning(即数字化或网络化学习)的优势结合起来;也就是说,既要发挥教师引导、启发、监控教学过程的主导作用,又要充分体现学生作为学习过程主体的主动性、积极性与创造性。目前国际教育技术界的共识是,只有将这二者结合起来,使二者优势互补,才能获得最佳的学习效果。 
  从Blending Learning 的这一新含义可以看到,这一概念的重新提出,不仅反映了国际教育技术界对学习方式看法的转变,而且反映了国际教育技术界关于教育思想与教学观念的大提高、大转变。从表面上看,这种转变似乎说明当前教育技术理论是在回归,是在怀旧;而实质上是在按螺旋模式上升,说明人们的认识在深化、在提升,说明教育技术理论在不断向前发展。总之,当前国际教育技术界从思想到理念正在经历又一场历史性的大变革,认清这场大变革的意义及影响对于做好我们当前及今后各方面的工作具有极为重要的指导意义。 
  为此,我们有必要对过去十年的历史作一简要的回顾,以便通过Blending Learning 新含义形成的历史背景真正理解当前这场教育思想观念大变革产生的社会基础及其必然性,从而更深刻地认识这场教育思想观念大变革的重大意义及其深远影响,使我们能更自觉、主动地投身于当代教育革命的滚滚洪流,作出我们的有益贡献;否则,如果看不清这场大变革的意义及影响,仍按我们的老观念、老规矩办事,就可能事倍功半甚至适得其反──主观上想要做好事,客观上却成为当前教育革命的拌脚石。 
  众所周知,在九十年代初,美国教育界曾对“有围墙的大学是否将被没有围墙的大学(网络学院)所取代”这一问题展开过激烈的辩论。在九十年代中期以前,辩论双方(“取代论者”与“不可取代论者” )各持己见,谁也说服不了谁;这场辩论不仅在美国引起很大反响,在国际上(包括在中国)也有一批响应者,形成两派意见,长期相持不下。但是国际教育界(尤其是美国教育界)在经历将近十年的网络教育实践以后,深入总结开办没有围墙大学的有益经验也认真吸取这一过程中的反面教训,终于认识到“取代论”是一种过于偏激的片面观点,从而逐渐取得共识。 
  到了2000年12月,在由美国当代一流的教育专家和一流的教育技术专家起草的“美国教育技术白皮书”[1][2]中,下列观点︰  
  “E-Learning 能很好地实现某些教育目标,但是不能代替传统的课堂教学”;  
  “E-Learning 不会取代学校教育,但是会极大地改变课堂教学的目的和功能”。  
  已经占据统治地位。这样就为Blending Learning 新含义在美国(乃至在全球范围)的提出与流行奠定了基础。 
  二、Blending Learning──教育技术理论深入发展的标志 
  从Blending Learning新含义提出的上述背景可以看到,这一概念的重新提出,确实不仅反映了国际教育技术界对学习方式看法的转变,而且反映了国际教育技术界关于教育思想与教学观念的大转变。如上所述,从表面上看,这种转变似乎说明当代教育技术理论是在回归,在怀旧;而实质上是在按螺旋模式上升,说明人们的认识在深化、在提升,说明教育技术理论在不断向前发展。这就是说,Blending Learning以全新内涵而被重新关注并日益流行这种现象,一方面表明国际教育技术界正在从思想到观念经历又一场历史性变革;另方面也是当代教育技术理论正在深入发展的鲜明标志。 
  由于Blending Learning新含义所标识的当代教育技术新发展首先体现在教育思想和教学观念的转变上,而教育思想、教学观念是一切教育理论、教学方法策略、教学设计和教学实践赖以形成与发展的基石,所以当代教育技术发展的各个方面(包括教育技术的理论基础、教学设计的理论与方法以及教改试验等等)将无一不打上 Blending Learning的烙印。   
  下面我们就从对建构主义理论的反思,对信息技术教育应用认识的深化,以及关于信息技术与课程整合理论的建构和关于教学设计理论的发展等四个方面来分析由Blending Learning所标志的教育思想和教学观念大转变而带来的重大影响。  
  1. 对建构主义理论的反思 
  一般认为,建构主义的理论基础虽然是在半个世纪以前就已由皮亚杰和维果茨基等学者奠定,但是这种理论开始在世界范围流行,并产生日益扩大的影响,还是20 世纪九十年代以后的事情。而且一般都公认,建构主义之所以在当代兴起是与多媒体与网络技术(尤其是Internet)的逐步普及密切相关。正是多媒体与网络技术为建构主义所倡导的理想学习环境提供强大的物质支持,使之得以实现,才使建构主义理论走出心理学家的“象牙塔”,开始进入各级各类学校的课堂,成为支持多媒体与网络教学以及“信息技术与学科课程相整合”的重要理论基础。可以说,建构主义之所以有今天的辉煌,离不开多媒体与网络技术(尤其是 Internet)的支持。反过来,当代的“网络教育”以及“信息技术与课程整合”之所以在全球范围有如此巨大的影响,也与建构主义理论的指导分不开。特别是在有信息技术支持的教学环境下(即有多媒体或网络技术的支持,或是同时有这两种技术支持的教学环境下),透过建构主义理论的正确指导,确实可以有效地培养青少年的创新精神、创新能力与合作精神;而创新精神、创新能力与合作精神恰恰是21世纪所需人才应当具备的最重要的素质──这点已成为当前国际教育界的基本共识。正因为如此,所以,在九十年代初到九十年代中后期,即从建构主义开始兴起到它达到鼎盛时期,西方学人(包括国内部分学人)对建构主义一般都是积极倡导,广泛赞扬与大力支持。应该说,这种态度基本上没有错,至少出发点是为了使创新人才能够更多、更有效地得到培养。但是随着国际教育技术界教育思想观念的转变和对Blending Learning新含义的认同,在西方(尤其在美国)教育界,近年来从教育行政部门的高层主管到一般学者乃至教师中间发出了一种关于建构主义的不和谐之音(而在此之前,对于建构主义,我们从西方,尤其是从美国听到的往往都是一片溢美之词)──开始时是有些不同意见或颇有微词,以后则发展成愈来愈尖锐的批评。对于这种变化,我国学人也很快有所回应︰表示赞同者有之,感到困惑者有之,而更多的学人则借此机会,对近十年来国内外教育技术的发展进行更冷静的观察和更深层次的思考。我们认为这后一种态度是比较正确的,我们确实应该利用当前国内外教育思想观念大变革的时机,借Blending Learning新概念的东风,联系近年来教育技术理论与应用发展的现实,对建构主义作一翻认真的反思。以便清醒头脑,提升认识,从而更自觉地投身于今后的教育改革实践,更积极、主动地去推进我国的教育讯息化进程。 
  为了对建构主义进行反思,至少应考虑以下三个方面的问题(这些问题都与Blending Learning有关)︰ 
  (1)建构主义的教育思想到底是“以学生为中心”还是“主导─主体相结合”? 
  西方建构主义者一贯标榜自己在教学过程中是“以学生为中心”,即与杜威的“以儿童为中心”的教育思想一脉相承。 
  在道统教学中,教师发挥主导作用的同时往往忽视了学生主体地位的体现,而且老师越主导,学生就越被动,这是一种“以教师为中心”的教育思想。西方的建构主义刚好相反──只强调以学生为中心,往往忽视教师的主导作用,走向另一个极端。我们认为正确的教育思想应当是把这二者结合起来,即不是“以教师为中心”,也不是“以学生为中心”,而是既要充分发挥教师的主导作用,又要突现学生在学习过程中的主体地位,即要“主导─主体相结合”(可见,这是一种 “blending”)。事实上,我们在引进西方建构主义的时候,在这个问题上并没有盲目照搬,而是结合我国的国情加以创造性的发展与应用。 
  2000年,我到美国加州看了几所当地较好的中国小,其中一所国小二年级的四则运算,老师没怎么讲,主要让学生自己上机,学生用的都是苹果机,苹果机里有很多四则运算的例题,能自动判分,老师坐在一旁做自己的事。我认为这种课堂教学的模式不一定对学生的学习最有利,因为这样的以学生为中心,并没有把老师的主导作用发挥出来。 
  我曾多次指出,建构主义的教学设计有两大部分︰一部分是学习环境的设计,另一部分是自主学习策略的设计。环境的设计实际上是要求设计出能提供一种有利于学生自主建构知识的良好环境,例如创设与学习主题相关的情境、提供必要的讯息资源以及组织合作学习等等。可见,学习环境是促进学习的外部条件,是外因。另一方面,由于建构主义理论的核心是学习者的“自主建构”,这就要求学习者应具有高度的学习主动性、积极性。如何调动这种主动性与积极性呢?这就要靠自主学习策略,包括支架式、抛锚式、启发式、自我反馈等等策略,这些自主学习策略可以有效地激发学生的主动性和积极性,是诱导学生自主学习、自主建构的内因。  
  建构主义的教学设计(也称以学生为中心或以学为主的教学设计),简单地说,就是要抓住内因和外因这两大块,事实上这两大块中的哪一个环节要落实都离不开教师的主导作用。比如学习环境设计通常包括“情境创设”、“讯息资源提供”、“合作学习组织”……等环节,以学习诗词为例,要求学生领会诗中的内涵、意境,这就需要创设和该诗词相关的环境、氛围,使学生有身临其境的感觉,才能与作者的心灵相沟通。这样的情境靠谁创设?不可能由学生自己创设,得由老师来完成。讯息资源的提供也是这样,网上的讯息浩如烟海,垃圾也很多,反动的黄色的都有。老师如果不事先去仔细挑选,不去引导学生进入相关的学科站点,那肯定会浪费很多时间,而有用的东西却没有学到多少。又如合作式学习(建构主义很强调合作学习),合作学习有多种方法,有讨论、有辩论、有竞赛、有角色扮演等等。以讨论为例,围绕什么主题来讨论,如何提出初始问题,以及怎样提出后续问题,以便把讨论一步步引向深入,不致于纠缠在枝节问题上浪费时间等等,这都得靠老师去设计,即要发挥教师的主导作用。至于自主学习策略的设计,由于策略必须适合学生的认知特点与原有认知水平,即要考虑因材施教,所以更离不开教师的主导作用。 
  可见,尽管西方建构主义者标榜以学生为中心的教育思想,但是建构主义教学设计的每一个环节要真正落到实处都离不开教师的主导作用。所以,教师主导作用的发挥和学生主体地位的体现二者并不矛盾,它们完全可以在建构主义学习环境下统一起来,可以在新型教育思想的指引下统一起来。在这种新型教育思想(即主导─主体相结合教育思想)的指引下,教师的主导作用发挥得怎么样,发挥得够不够,靠什么来检验?就靠学生主体地位的体现──由于现下教师的主导作用不仅是指对内容的讲解,对学生的启发、引导,而且还包括情境创设、讯息资源提供、合作学习的组织和研究性学习的指导以及自主学习策略设计等方面,所以,在这种情况下,教师的主导作用如果发挥得越充分,学生的主体地位也就会体现得越充分。这正是主导─主体相结合教育思想所要追求的理想境界。

Advertisements
 

发表评论

Please log in using one of these methods to post your comment: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