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utumn E-Learning  秋天数位学习

关注于现代远程教育,力求专业,努力成为E-learning方面专家!

我的远教十年——政策 二月 6, 2009

Filed under: 秋天随笔 — Iautumn @ 10:37 上午

  中国的现代远程教育是政策性极强的行业,政策因素对于这个行业发展有着相当大的影响力,当十年前这个行业启动时就是由一纸文件而开端的。身处于这个行业里不管你是在做运作,还是在操作;不管你是在经营,还是在实施;不管你是在学校,还是在企业,关于“政策”都是需要深谙其道,其实就是要做到:正确地理解政策、灵活地运用政策和合理地争取政策。看着这个行业的十年发展史,其间有不少案例可以充分地证明以上三层意思,有成功的正面教材,也有失败的反面教材。案例可以先放一放,还是先说说中国现代远程教育的政策紧密性的理由:

  首先,不管这个行业她带着多么浓厚的互联网产业的特征,不管她从技术上多么依靠信息技术,但是她的主体依然是教育——这是一个做教育的行业。中国的教育是由国家领导的,是依靠一系列政策、文件、法规和行政命令作有效控制和监管,既然是教育则必然是政策性导向为主,所以从主体上来讲中国现代远程教育也是正常性导向为主的行业。

  其次,她的提出和启动、发展不是因为客观环境、用户的迫切需要,以市场经济的杠杆自觉发展起来的,而是因为中国的一些政策制定者在改革过程中接触到了国外远程教育发展从国家战略发展的角度而提出一个政策规划,从而创造出一个新的教育方式。而这种方式对于国内外都是一个新的,当我们拿来之前预设了一些条件,使远程教育能安全,高效和尽快地位国家教育服务,这就是初始政策;在启动实施时,发展开展现代远程教育的实体需要具备一些条件,这样又针对性的出台了一些用于办学资质要求的政策;在实施过程发现了一些问题和缺陷,于是又补充了一些政策用于规范办学发展,在以后的发展中又会有新的政策出台,所以从发展角度来讲中国的现代远程教育也是政策性指导为主的行业。

  再者,中国当前远程教育行业是作为教育手段的补充,她的出现对现有的教育手段是一个冲击,尤其是同样作为成人教育的成教、函授、自修等教育形式可以说是利益的直接影响对象,而且所影响的利益范围不仅仅是生源,还有行政机构、办学单位、人事行政、职称级别。教育最高主管部门需要做的工作就是平衡利益分配,这样就有了用于协调利益的政策出台,并且这些政策的变化性是很大的,所以从利益分配和市场调控的角度来讲中国的现代远程教育也是受政策波动的行业。

  最后,需要说的是当前远程教育的办学实体大部分还是学校,学校这个充满着政策空气的单位,她的一切思想和行动都离不开政策,没有政策她们会无所适从,反过来,为了维护她们在这个行业的利益,她们会将自己的需要形成提议,又因为行政部门在制订政策时有需要高校的参与,那么高校的提议也会变成政策而发布执行,所以从生态的角度当前中国的现代远程教育也摆脱不了政策的范围。

  好了,前面谈到中国现代远程教育行业是一个政策性的行业,尤其在当前她是以政策为导向的行业。那么生存于这个行业中就得对“政策”敏感,这不是一件很容易的事情,特别是这个行业中有许多民营资本参与运作,改革开放三十年来从市场经济的大潮中锻炼出来的高手却在这个行当比比翻船的例子不在少数,所以很多人感概这不是普通人可以“玩”的行业。其实,还是那个道理,他们并没有学会对“政策”的掌握——正确地理解政策、灵活地运用政策和合理地争取政策。远教十年成功者无比精通其道,成功的案例就在你我身边,十年的时间并不长,发生在自己周围的案例却给我极大的启示,不知道哈弗商学院的MBA课程会不会感兴趣,至少我会,等不了哈弗的教材出现了,再说上他的课程很贵,算了自我归纳总结吧。

  在这个行业的十年不能不提到“弘成”,若不是因为黄波能够敏锐的察觉到中国网络教育即将铺开,而且当时国家教育财力投入有限,鼓励民间资本进入远教行业参与运作,所以才会有了当时的弘成科技与人民大学的联姻——网上人大(东方兴业),以公司化运作网络教育。正是因为“弘成”很聪明,知道有所为有所不为,在前期她一直都在精心打造每一个网络教育运营实体,提供优良技术支持和教育服务,打造自己的品牌,并且耐心地将这一模式去复制,开花结果,成功的创立一个个远程教育的平台,做成这个行业的先锋——网上人大、网上江大、中农大在线、东财在线、101网校…..凡经弘成合作的学校,不管是规模,还是效益、教育质量都可以作为表率,成绩明显,于是弘成开始进军另一更大市场——公共服务体系,多年的成功运作、品牌地位、市场份额和优秀的公关能力,使其可以去争取有利于自己的政策,进而获得了公共服务体系的资格。弘成不仅仅拥有了远教行业的上游资源——试点高校,也拥有直接面对客户(生源)的下游资源——弘成学苑,而中游的教育服务资源早就在自己的手中,这样弘成的产品线得到了很大延伸,并且可以将产业链可以初步控制在自己的范围,成长为多元化经营的教育集团。弘成的成功历程诠释了前面所说的——正确的理解政策和合理的争取政策。

  而灵活的运用政策的高手非奥鹏莫属了,奥鹏一开始就占据了政策的天机,他手上的中央电大全国公共服务体系的红头文件,使得其在站点部署和生源拓展上是任何学校所不能及的。可是初创的奥鹏,在基础底子上并不厚实,刚刚经历过重大变故的TCL信息产业集团,从组织架构、人力资源、企业资产、财务状况都依然很乱,另一方面,公共服务体系到底是什么样子?要做什么?怎么做?市场怎么开拓?一系列的问题无比摆在面前,觉得赵敏的确是运用政策和利用资源的高手,他一方面尽可能为奥鹏的发展提供良好的外围环境,一方面充分利用电大体系,从中央电大——省电大——地方电大,迅速立足建点,校外学习中心的规模快速发展起来,这样从生源到经济效益都得到了迅速的提升,不过奥鹏也很清醒,与此同时他不断了完善起自己的服务质量体系,从资金投入、技术支持、客户服务甚至是教学评价都全面加强,近几年来奥鹏提出一系列的服务意识与服务产品在国内远教行业得到极大好评,从而又返璞提升自己品牌价值,赢得了口碑,作为远程教育服务提供商,奥鹏俨然成为当前第一品牌。奥鹏的成功释了前面所说的——灵活的运用政策。

  十年来,这个行业中驾驭政策的不只有弘成和奥鹏,回首看看,其实还有许多,当很多人对此头痛不已时,有很多人已经做出很好的范例,她已经并且还会继续是一个政策性为导向的行业,适应这个行业的生态,你才能立足,掌握了这个行业的规律,你才得以良性发展,没有那么的时间留给你去疑惑、徘徊、困顿。该怎么办?问自己,这里的空气适合你生存吗?

Advertisements
 

发表评论

Please log in using one of these methods to post your comment: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