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utumn E-Learning  秋天数位学习

关注于现代远程教育,力求专业,努力成为E-learning方面专家!

国外远程教育机构运作研究 一月 18, 2009

Filed under: 运营 — Iautumn @ 10:36 上午

  【摘要】远程教育机构的运作研究是远程教育研究的一个热门专题。本文通过研究国外远程教育机构运作的成功案例,勾勒出远程教育机构运作的基本框架,从四个层面归纳了运作问题的十个基本要素。笔者从教育学、经济学、管理学等多个视角出发,对运作要素以及要素之间存在的关系进行探讨和研究,从中获得远程教育运作问题的有益启示。
  【关键词】 国外远程教育;远程教育机构;运作

一、引言
  美国马里兰大学教育学系的赞恩•贝格(Zane L. Berge)博士将远程教育研究归结为十个主要专题:参与者的角色再定义;技术的选择与采纳;设计问题;促进交互活动的方法与策略;学习者特征;学习者支持;运作问题;政策与管理;平等性与可获得性;经济效益[1]。谢里(Sherry L)在《远程学习论题》(Issues in Distance Learning)中提到运作专题(Operational issues),包括计划、实施、经营、管理等实现远程教育机构成功运作的多方面问题,强调特别需要考虑教学实施、教师培训、新技术采纳、政策关注问题,以及设施、成本、时间安排和促进策略等[2]。从管理学、经济学等角度研究远程教育机构的运作,探索教育机构作为非营利性、特殊社会实体的市场化运作,开阔了远程教育机构研究的新视野。目前,国外远程教育机构运作成功的案例非常丰富,如英国开放大学、美国凤凰城大学、加拿大阿萨巴斯卡大学、日本放送大学等等。这些成功的运作经验,为远程教育机构运作的研究提供了可靠的实证依据。因此,通过对成功案例的研究,将探索出对世界远程教育机构运作具有指导意义的理论体系。
二、对远程教育机构运作的理解及运作框架的提出
   “运作”(operation),有对实体进行操作使之运行之意,最早出现在工业研究领域。移至教育研究领域,即指将远程教育机构看做一般意义上的社会组织,从管理学、经济学等角度研究其生产、计划、实施、经营和管理等方面的问题。由于远程教育机构属于非营利性的特殊社会组织,这就限定了教育作为产品的特殊性。结合经济、管理与教育等领域的理论研究,才能定义出远程教育机构运作的特殊概念范畴。
  通过对英国开放大学、美国凤凰城大学、加拿大阿萨巴斯卡大学、日本放送大学等国外成功案例的分析研究,远程教育机构的运作一般包括四个层面十个要素,涉及政治经济学、管理学、远程教育学等各个视角的要素,共同作用并影响着远程教育机构的运作。从宏观的政治经济支持和机构定位到机构运行的体制、计划和管理,从具体的远程教学实施再到学位的授予,四个层面逐级深入,构成了远程教育机构运行的整体框架(如图1所示)。第一层:政府或经济的支持、机构的定位;第二层:管理体制、技术采纳、学科设置、教师选聘培训、招生对象;第三层:教学的组织与评价;第四层:学位的授予或资格认证。四个层次的十大要素似乎与普通高等教育运作要素无二,但由于远程教育的特殊性,在具体的运作过程中与普通高等教育机构区别很大。
三、运作要素的研究
   国外远程教育机构运作框架的四个层面,从宏观到微观,逐级作用于远程机构的运转。任何一个远程教育机构能否正常运行,这十个方面的因素缺一不可。
   层面一:政府支持、经济支持和机构定位
  政府的支持关系着远程教育机构的财政拨款、管理体制和社会声望。以英国开放大学为例,从20世纪60年代工党领袖威尔逊首次阐发开放的家庭式学习思想,教育部副部长珍妮•李积极倡导开放大学创立至今,开放大学的运作始终是在英国政府的全力支持下进行的[3],每年都能从英国政府获得高于学费总收入的财政拨款,保障了学校的日常开支。另外,开放大学采用的资本主义民主特色行政管理方式也是受政府政治体制的影响。同时,英国政府对开放大学的重视也扩大了其知名度和影响力,为其提供了较高的声誉和社会地位。
  除财政拨款外,充足的经济收益也为远程机构提供持续运转的生命原动力。美国凤凰城大学是阿波罗教育集团旗下的一所私立远程教育学院,在经济运营方面为世界远程机构的典范。依托阿波罗教育集团的经济实力,企业化运作模式为凤凰城大学获得丰厚的经济收益。凤凰城大学在2002年的收益超过3亿美元,而这些资金对于员工的工资、教学资源建设等方面提供的支持无疑是其他任何一所远程大学所无法比拟的。加拿大的阿萨巴斯卡大学虽然获得的政府拨款远远不如传统大学,但凭借生源增长带来的注册学费,不仅满足日常教学支出还能支付教师、传递教学资源设备等费用。每门课程的注册费用从70美元到1400美元不等[4],学费比普通大学低很多,由此吸引的广泛生源为学校带来了相当可观的经济收入,据统计,2004至2005年运作资本就高达7960万美元[5]。充足的资金支持,才得以保证机构的教学、设备、教师等多方面的庞大开支。
  远程教育的学校定位、办学目标是整个机构运行的指挥棒。普通远程教育一般定位在提高国人的全面素质发展上,即对没有进入普通大学就读的成年人在人文、自然科学、工学、商学等综合学科领域进行的终身教育。开放大学的办学口号就是“向所有人所有地区开放自由教育”,毕竟推广全民终身教育是远程教育的初衷所在。随着时代的发展,应社会、经济发展的需要,一些利用远程教育方式进行在职培训的远程教育机构异军突起,远程在职培训成为一种新的潮流。美国凤凰城大学就是典型案例之一。根据市场、企业对员工的需求,为在职成人提供实践性极强的职业培训,在行业从业能力、团队协作能力等方面进行有针对性的远程培训。这种实用性强、高效快捷的远程培训方式不仅为在职员工所青睐,更获得了越来越多的企业赞同和支持。在职人员参加远程培训的比例逐年递增,这种潮流暗含着新的远程教育内容的逼近,虽然远程职业教育把大远程教育的理想范围缩小,但不能不说它是时代需求的一种产物。
   层面二:管理体制、技术采纳、学科设置、教师及招生
  规范严格的管理体制是一个成功远程教育机构运行的主体。远程教育机构的管理体制受政治体制和学校定位等因素的影响。英国开放大学受政治体制影响,管理体制与英国政府的民主管理体制如出一辙:决策机构由大学委员会和评议会组成,一方面政府要员以及学界权威参与学校的管理工作,另一方面学校教职工组成评议会对学校的运作进行监督和管理。美国凤凰城大学定位于远程在职培训的赢利性机构,所以管理体制按照产业管理模式运行,从股东到董事会再到管理基层工作的经理责任人各负其责,进行日常教学、课程开发、评价等环节。日本放送大学除在本部设置严格的管理部门外,在各个地区分设远程教学中心,从中央到地方管理与职责分工,协同完成远程培训和教学。不同的管理体制由各个远程教育机构的情况有所区别,而管理体制的严格性是远程机构运作模型的主干。远程教育的管理与普通高等教育管理相比,有其远程运作的特殊性,正是这种特殊性导致了机构管理工作不容忽视的重要性。有了科学严格的管理体制,使远程操控变得无障碍,各个部门的员工才能够各尽职责,使整个教育机构健康运转。
  从技术采纳来看,从信函邮寄到网络交流,技术的发展给远程教育机构带来了新的变革和更高的学习效率。技术的选取和采纳被认为是远程教育运作的重要因素。英国开放大学从创立至今一直与世界最大的广播公司BBC联合,借助BBC完善的广播电视网络技术,获得专业的教材制作、高端的卫星广播电视系统传输和网络系统平台的开发维护等技术资源。美国凤凰城大学承诺的24小时在线学校也是基于先进的计算机网络技术的支持,并且在网络合作交流系统的支持下成功培养了学员的团队协作能力。日本放送大学依据其地域特点,采用卫星广播电视技术发送广播及电视教学节目,使学员定时收看收听教学节目实现远程学习。运用卫星广播电视和计算机网络是远程教育组织教学最常见的手段,前者波及范围广、对学员接收设备要求低,但对教学节目收看收听时间要求比较严格;后者信息量大、同步异步交流形式灵活,但对学员接收学习资源的设备成本要求较高。随着计算机虚拟现实技术的发展和支持,越来越多的远程教育机构考虑了虚拟在线学习方式,这也意味着未来远程教育机构运作即将采纳更先进的信息虚拟技术作为支持。技术不断更新,但选择适用的信息传播技术于远程教育是不变的事实,根据机构自身经济实力、所在地域特点以及学员拥有接收资源设备等情况,科学合理地选择远程教育技术支持,才能为远程教育提供更坚实的技术保障。
  从课程设置来看,通常远程教育机构本着全面发展人的终身教育的宗旨,开设人类文明中几乎所有学科的所有课程。开放大学开设包括艺术、计算机、管理学、心理学等学科在内的13个领域的课程[6],体现了面向所有学科领域的办学宗旨。阿萨巴斯卡大学的课程涉及文科、自然学科和专业项目等领域,开设学士、硕士学位700多门课程[7]。但是,越来越多的远程机构增设了在职培训的课程,为学生提供进修、获得职业资格认证等机会。需要承认的是,职业培训已经成为远程教育的重要组成部分。美国凤凰城大学由于定位在远程职业培训教育,开设课程仅就商学、法学、管理学、工学等与市场需求密切相关领域,至于艺术、文学等领域的课程基本不涉及。虽然这种课程设置似乎有些极端,但它毕竟是一种市场需求、潮流所向。
  教师聘任和培训也是远程教育机构微观运作中不容忽视的要素。由于定位的不同,教师选聘也出现了两种不同取向。普通远程教育机构本着发展人的全面素质的宗旨,多倾向于选聘高校教师或者专业领域中的学术专家。而以职业培训为主的美国凤凰城大学选聘的则是从业时间长、资历深、有实践经验的企业高管和行业权威作为兼职教师,以此达到高效率地提升学员的行业能力的目标。同时,一些远程机构开始在教师的聘任制度上实施兼职聘请以最大限度地降低学校运作成本,这些做法体现了经济社会崇尚利益、实效的倾向,但是对于教育、教学的科研有一定负面影响。   招生规模、招生对象都影响着远程教育机构的健康运行。大规模的生源,为远程教育机构提供广阔的市场,开放大学招生规模位居世界前列,现有本科生 150,000人、硕士生30,000人、残障学生10,000人[8]。充足的生源是任何教育机构赖以生存之本。案例研究发现注册对象的规模、身份等正随社会的发展而发生着变化。统计表明,阿萨巴斯卡大学20世纪80年代学员中家庭妇女居首位(10%左右),其次是护士、教师、秘书和退休人员等等 [9];2004年到2005年在职人员占总学员的60%,其次是高中、大学毕业生(36%)[10]。而美国凤凰城大学在招生要求中明确指出,报名注册人员必须有固定的工作,也就是说学生必须是在职学习。可见,在职培训的潮流亦影响着招生规模与对象。
   层面三:教学组织及评价
  远程教学组织和评价方式与传统课堂教学有所不同,就案例分析来看一般采用广播电视教学和计算机网络教学两种方式。两种教学方式各有千秋,广播电视教学要求固定时间,而互联网却承载丰富的教学资源,形式灵活。远程教育跨时空的教学方式会使学习者产生学习的孤独感,因此远程教育机构都适时地开展网络协作交流活动、面授、定期实习等形式弥补远程教学的不足。远程教学组织多依靠学生自学,但利用灵活多样的远程实时或异步的交流结合面授等形式完成对学习者的辅助教学。这种以学习者的自学为主,交流、协作学习结合的特殊远程教学组织形式也正是未来终身学习的发展趋势。远程教育评价历来都是教育学者考虑的重点。由于教学活动时空分离,评价手段似乎成为远程教育难以突破的瓶颈。多数远程教育机构采取期末终结性考核体制,用“学分”给予学生在学位和职业资格上的肯定。从凤凰城大学的形成性评价手段的实施中能够看到远程评价的曙光——伴随学习过程的形成性考核,根据平时作业的完成情况监控学习不失为远程教育评价的有力手段。
   层面四:学位授予或资格认证
  学位授予和资格认证是学员在远程教育机构获得的专业认可,很大程度上也影响了学校的声誉和生源等要素。以加拿大阿萨巴斯卡大学为例,拥有与普通大学同等的学位授予权吸引了加拿大本土以外的墨西哥、美国等地的广泛生源[11],这不仅反应了高水平的教学质量,更提高了教育机构的经济收入和良好的社会威信。在公司员工和老板看来,不耽误眼前的工作,同时获得更专业的行业技能并能够卓有成效的应用于工作,远程职业培训正是多方获利的好机会。通过职业培训获得职业资格认证,受到更多在职员工以及公司企业的青睐。无论学位授予还是资格认证,肯定学习者学习成果的同时,也对社会需求产生了更大的吸引力,保证了机构的生源、收益以及社会声誉,直接作用于远程教育机构的循环运作。
四、运作要素之间的关系
   四个层次十个要素组成的远程教育机构运作框架,各个层次、要素之间都存在着密不可分的联系。正是要素间的互相作用,才构成了运作实施中牢固的框架结构。这里仅提出三点有代表性的要素关系作简要说明。
   1. 政府支持或经济支持对机构微观运作的影响任何一个社会实体的运转都离不开它所在社会的政治政策和经济模式的影响。从开放大学的政治支持运作模式到凤凰城大学的产业化经济运作模式可以得出,无论是政府还是经济上的支持,都从管理、技术、教学、社会声誉等方面给予远程教育机构微观运作无形的影响和作用。
   2. 机构定位对学科设置、教师及招生等要素的影响
  远程教育机构的定位直接影响着学科设置、教师选聘以及招生等运作要素。普通远程大学的学科设置、教师及招生都本着全面发展终身教育的宗旨,课程设置全面,教师亦是学术专家,仅要求学生是成人。但随着远程在职培训潮流兴起,远程教育机构似乎更重视对社会需求的职业技能培训,从课程到教师再到招生都有一种职业培训的倾向。这似乎缩小了远程教育波及的范围,但反映出的是一种时代需求。
   3. 学位授予或资格认证对招生及宏观教育机构运作的影响
  提供与普通高等教育同等的学位证书能吸引更广泛的生源,提供实效的资格认证能吸引更多的企业和公司。学位授予和资格认证的颁发无形中反作用于远程机构的生源和社会声誉。对于远程学习者来说学位和认证是阶段教育的终结,但对于远程教育机构来说这正是新一轮运作的开始,学位和认证从社会反响上又给机构的循环运转带来了更大的机遇和挑战。
五、结束语
  纵观发达国家远程教育机构运作的成功案例,或许不能获得适合所有国家、地区的远程教育运作模式,却能从中获取一些有益于创办、完善远程教育机构的启示。通过对国外远程教育机构的运作研究,可以归结出远程教育运作过程中的关键因素。实践能够证明,政治经济支持、教育机构定位、管理体制等十大要素所组成的框架是远程教育运作过程中所不可忽视的重要理论支持。
[参考文献]
[1] Zane L. Berge, “Review of Research in Distance Education, 1990-1999″, THE AMERICAN JOURNAL OF DISTANCE EDUCATION, Vol.15 No.3 2001 p5-18.
[2] Sherry L, “Issues in Distance Learning” International Journal of Educational Telecommunications, (1996) 1 (4), 337-365.
[3] About the Open University, http://www.open.ac.uk/about/ou/p3.shtml,Jan 12th, 2008.
[4] Canadian Student Fees, http://www.athabascau.ca/calendar/page05_03.html, Jan 12th, 2008.
[5] Athabasca University at a Glance, http://www.athabascau.ca/aboutAU/Auatglance.php,Mar 2ed, 2008.
[6] New to the Open University, http://www.open.ac.uk/new, Jan 12th, 2008.
[7] Athabasca University at a glance, http://www.athabascau.ca/aboutAU/Auatglance.php, Jan 12th, 2008.
[8] The purpose of the OU, http://www.open.ac.uk/about/ou/, Jan 16th, 2008.
[9] 赵宇辉. 以电话为纽带的阿萨巴斯卡大学[J]. 中国远程教育,1986,(6).
[10] Athabasca University at a glance, http://www.athabascau.ca/aboutAU/Auatglance.php, Jan 13th, 2008
[11] 张舒予,周莹. 加拿大远程教育:典型案例分析——阿斯巴萨卡大学[J]. 远程教育杂志,2005,(2).

作者简介:李妍,在读硕士,河北大学教育学院(071002)。

Advertisements
 

发表评论

Please log in using one of these methods to post your comment: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