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utumn E-Learning  秋天数位学习

关注于现代远程教育,力求专业,努力成为E-learning方面专家!

走好远程教育产业化之路 一月 10, 2008

Filed under: 运营 — Iautumn @ 11:19 上午

出处:《中国计算机用户》 作者:陈丽

  在我国网络远程教育的快速发展中,出现了多元化的发展模式,特别是网络远程教育的产业化运作模式在教育能否产业化的激烈争论中获得了迅速地发展,并在教育界产生了较大的影响。

  不仅仅是信息技术的优势
  根据远程教育中媒体教学模式的变化,我国远程教育专家丁兴富1992年提出远程教育发展的三阶段划分理论:函授教育(以印刷教材为主)、广播电视教育(广播、电视、录音、录象、印刷教材等多种媒体)、双向交互的开放和远程教育(以双向电子通信技术等知识媒体和智能媒体为主)。
  以媒体传播教学模式为主线的阶段划分理论清楚地说明了远程教育的发展与媒体技术的发展密切相关。目前世界范围的远程教育正在经历从第二代远程教育向第三代远程教育的过渡。与前两代远程教育中的媒体相比,信息技术可以支持大范围的快速的异地资源共享、师生和学生间的方便交互及远程协作等教学活动。网络技术还可以通过虚拟网上教育社区,为远程教育提供虚拟的物理空间,帮助学生实现教与学的再度综合。
  显然,信息技术的种种潜能,推动着世界远程教育的发展。但是,技术不能自动提高教学质量,媒体传播教学模式也只是远程教育中的一个要素,远程教育是培养合格人才的完整教育过程,远程教育的办学质量和人才的水平还与教育理念、教学组织形式、教学策略和学习支持等多个环节密切相关。
  事实上,我国网络教育学院的教学过程主要是依靠大量的连续面授来完成,网络等信息技术对学生学习过程中的帮助非常小。学生的主要学习活动是在班级内完成的,信息技术仅仅成为网络教育学院资格认证的条件和办学的修饰。
  在西方发达国家,提高高等教育的入学率和扩大高等学历教育的任务已经在第二代远程教育中基本完成,高等学历教育的市场基本饱和,高等学历教育供求关系是供大于求,第三代远程教育的重点是提供更加灵活的教育形式和内容,以满足学习者个性需求为服务的特点。显然,西方第三代远程教育的使命与信息技术的特点极其吻合,信息技术的潜能可以被充分地挖掘的,在资金和技术两方面条件具备的社会环境中,远程教育不再拥有规模经济的效益优势,而是以开放性、适应性和灵活性的特点成为各国政府终身教育的重要选择。

  远程教育的问题与出路 
  尽管许多著名的经济学家和教育学家都反对教育产业化的提法,但仅仅承认教育的产业属性,而不愿意面对教育产业发展的现实,非常容易陷入纯理论的思辨。进而容易使理论研究滞后于实践。理论研究也应该与时俱进,既然教育具有产业的属性,也必然有市场化的可能性。远程教育就是一种具备市场化潜力的教育形式。当然,这并不意味着远程教育的产业化就是无条件地遵从市场规律。
  远程教育产业化不是单纯地、片面地夸大远程教育的产业属性,忽视远程教育的其它属性;远程教育产业化是在远程教育发展的特定阶段,利用产业化的方法来推动远程教育发展的一个措施,是远程教育产业根据劳动力市场变化而不断改变内部结构的过程。当然,远程教育的产业化不是一个一概而论的万能药,它只是特定条件的一种选择,它在目前的阶段,只适合成人远程教育的发展。需要一定的条件才能够健康发展:
  一是观念的开放。观念的开放就是要冲破保守的教育“福利化”的观念,要正确认识远程教育产业化在整合社会资源,推动教育发展过程中的战略作用。要正确认识远程教育的资本经营层面的规律与远程教育规律的关系。一方面,要充分认识到在远程教育可以部分市场化的前提下,可以引进产业管理机制,推动远程教育主动适应市场的需要,另一方面,要坚持按照远程教育的教学规律开展远程教学。
  二是规模条件。由于远程教育是一个资金密集型产业,只有当注册学生的数额大到一定程度的时候,平均每个学生的成本才会比传统学校学生平均成本低。特别是基于信息技术的现代远程教育,办学初期投入了大量的设备,如果注册学生的人数非常少,在学费不能随意提高的条件下,远程教育必然出现入不敷出的现象。如果学生的规模足够大,远程教育产业也有可能出现短期高回报现象。我国广播电视大学正是这样一个较为典型的案例。
  三是投资的远期回报。在学生数量保持稳定,难以出现爆炸性剧增的情况下,现代远程教育产业通常不能在短期内给投资者以经济利益的回报,因为现代远程教育早期的巨额技术和设备的购置款以及课程开发的费用,很难在短期内从学生的学费中全部收回。我国教育发展的地域差距,造成了远程教育的主要市场在不发达地区。不发达地区的经济水平决定了学生的学费承受能力较低。在这种矛盾条件下,为保证教育的水平,我们只有两种选择,一种是通过降低技术的水平,来降低成本,保证利润,另一方面保持高技术和高水平的学习支持,牺牲眼前利益,期待远期回报。任何不计成本,盲目追求高新技术的行为,都必将造成实践中的困窘,甚至造成投资方与学校方双重的失望。
  四是社会效益与经济效益。在发展远程教育产业的初期,先行者会遇到许多困难,不可避免地要面对许多矛盾。这是正常的现象。正如我们发展社会主义市场经济,难免不走弯路。远程教育的市场并不成熟,学习者尽管选择远程教育的方式进行学习,但自身并不适应独立与自主的学习方式。他们期待前工业化的学习支持。这种现象必然造成远程教育的学习支持成本的提高。延长回报的周期。因此,远程教育产业发展的初期,很难通过经济效益来增强实践者的信心,但是远程教育的社会效益,特别是给学校和投资方带来的无形资产的升值,是不能用金钱来衡量的。其实这也是很重要的回报。真正的智者和勇敢者应该脚踏实地,着眼未来,远程教育产业的春天只能属于能够经历寒冬的人们。
  总之,教育福利化和教育产业化都不是教育的目的,而是发展教育的手段和途径。远程教育的产业化是一个时代的课题。是因为远程教育自身面临的各种问题,以及教育与社会间的复杂关系需要运用市场化的原则,产业化的方法去解决。
  必须清醒地认识到,远程教育是一个较为特殊的产业,它有其自身的规律。远程教育的运作也不能跟现在的市场运作完全相同。远程教育的产业化应该有一定的前提条件,要充分认识到我国远程教育的发展现状和特点。一方面,要研究发展远程教育产业的条件;另一方面,政府仍要大力发挥其教育职能,通过逐步放权和加强监管的方法,规范远程教育产业的发展和成熟,使其能更好地为教育发展服务。
  总之,目前我国远程教育产业化仅仅是起步阶段,新事物的特点通常是不成熟、有一定的盲目性,并且非常的不规范。但是,我国远程教育产业化的总体走向非常看好。

  作者简介: 
  陈丽,副教授,北京师范大学信息科学学院副院长,北京师范大学远程教育研究中心主任。2003年获得教育技术学远程教育方向博士学位。

Advertisements
 

发表评论

Please log in using one of these methods to post your comment: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