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utumn E-Learning  秋天数位学习

关注于现代远程教育,力求专业,努力成为E-learning方面专家!

现代远程教育发展的现实基础分析 一月 10, 2008

Filed under: 政策 — Iautumn @ 10:19 上午

  数字化资源和课程的不断丰富,为人们终身学习提供了多种选择性;远程教育专业化队伍的发展壮大,在数量上已经适应规模的需要;远程教育制度建设已经开始,信息基础设施建设为远程教育创造了基本条件,社会对现代远程教育的认识正在改变。这些都说明现代远程教育已经具备了进一步发展的现实基础。巩固和发展现代远程教育应以微现上加强教与学过程的研究和技术支持为重点,从立法着手,确立其定位及其制度建设以寻求现代远程教育的新的突破。

  尽管世界远程教育正在加速发展,并且实践早已证明远程教育的实际效果及其所具有的独特优势,但我国的远程教育仍然处于从传统的函授、广播电视为主向网络教育转变的过程,一些新技术的应用和新的教学形式并不成熟。对于远程教育能否成为教育体系中的重要组成部分,教育界和社会各方面的认识并不一致。但是,国家坚定地推进现代远程教育的决策和措施,正在推动全国城乡远程教育的迅速发展,先后在网络基础设施建设、各级各类教育的数字化资源开发、农村中小学远程教育工程等方面进行了大量投入,开始形成政府、社会和教育机构认真研究国际动态,结合我国国情,积极实践远程教育的良好局面。笔者认为,我国现代远程教育正处在一个重要的转折期,即从点的建设向点面结合、从侧重基础设施建设向软件硬件结合转变。如何客观地判断其现实基础,是现阶段远程教育的战略和政策选择的重要依据。

  一、研究分析框架

  本研究采用文献分析法,利用中国全文期刊检索网(www.cnki.net),对1998年-2004年的文献进行检索,对其中47篇相关性较强的文章进行了分析,并在分析的基础上,归纳了影响现代远程教育发展的宏观、中观和微观三个方面的7个因素。宏观因素由社会发展状况和地理环境因素组成,社会发展水平与教育需求水平直接相关,地理环境特别是地域范围、地形地貌对学习方式的选择具有重要影响。中观因素由基础设施普及程度、社会对远程教育的看法组成,它们既涉及宏观环境也涉及本领域的具体问题,虽然它们是现代远程教育发展的重要基础,但它们的发展与变化并不完全取决于教育内部的努力。微观因素由数字化资源的丰富性和质量、远程教育从业人员的数量和素质、远程教育的法规和制度保障组成,它们是教育内部问题,更多地涉及远程教育领域本身的能力与水平,是远程教育发展的核心要素。

  从宏观因素看,我国已经走上了产业结构调整的重要时期,知识不断更新的需求正在增长。这些已经成为我国学习者开始终身学习的最直接和最重要的动因。同时,我国是一个地域广阔、教育发展不平衡的国家,存在着发展远程教育的客观需要和条件。因此,本文分析发展现代远程现实基础的重点放在微观因素和中观因素对现代远程教育发展的影响上,即分析在宏观条件已经基本具备的条件下,从微观和中观因素的变化看,发展我国现代远程教育具备了怎样的基础,还存在哪些关键性因素。

  二、已有基础分析

  (一)影响现代远程教育的微观因素

  远程教育的教学管理、教学内容、教师队伍和基础设施具有较强的特殊性,即使是成功的面授教育,当它向远程教育转变时,必须经历数字化要求的一系列转变,这一过程就是现代远程教育发展因素生长的过程,对教育内容来说是微观因素生长的过程。

  1.数字化资源的丰富性和质量

  数字化资源是基于0与1记录、存储和运算处理的所有用于教与学过程或服务于教与学过程的信息与系统的总和,包括信息、知识、课件、系统、平台和课程等,是现代远程教育发展的最基本、最核心的要素。据统计,2003年我国网络教育的68所试点学校共注册学生230多万人。从事现代远程教育的各试点高校已开发了上万门网络课件。电大系统开放试点学生约占全国网上学习在册学员的65%。在该系统对学生的问卷调查中,78.68%的学生把网上学习作为主要学习途径之一。

  供学员学习使用的课件增长速度,也反映了我国网上学习需求正在快速增长。因此各高校把网上内容的不断丰富作为远程教育基础能力建设的重要任务,并逐步形成了具有数字化时代特征的远程教育教材和课程资源体系。以中央广播电视大学开放试点为例,至2003年形成了470门多媒体资源,建设了38个专业的425门课程资源。

  网上学习平台建设支持和推动了网上学习的实现。2004年10月的一项网上搜索和查询发现,68所网院中有53所学校的平台及网站可以查询到并顺利进入。这些学校大多数都在网上提供了答疑、网上交流等学习支持服务,单纯利用网络发布教务文件信息、只提供课件共享点播的学院不到10所;教师与分布在各地的学习者之间的互动明显加强。此项调查还表明:网上自主学习模式正在被越来越多的网络学院接受和应用,一些学院在实施授课的同时,积极探索和鼓励学生采用网上自主学习的方式学习。一些能够突出网上教学优势的功能得到采用,如学习自测管理、网上作业提交、作业评分管理、网上选课、分学科分课程的答疑等等。这些功能的应用,使网络教育不仅能够发挥信息技术在知识传播方面准确、快捷、交互性强、易于存储等优势,而且能够发挥信息技术在知识组织和管理方面的优势,为网络教育不断提高质量和扩大开放度创造了条件。

  与此同时,其他教育层次、类型也形成了较多的数字化资源,仅中国教育科研网教育资源栏目中就链接了国内外丰富的公共资源。其中:图书馆资源中有181个中国大学图书馆(包括港澳台)、23个国外大学图书馆,34个国内公共图书馆、27个国外图书馆;远程教育资源中,除网上大学外,还有综合站点136个、中小学网校67个、其他网校46个。这些丰富的资源为人们提供了根据自己的学习需要有选择性地学习的可能性,使远程学习既具有自主学习的灵活性,又能够从多方面获得资源,交流和分享只有在面授时才能够得到的及时和有效的帮助。

  2.远程教育从业人员的数量和素质

  远程教育需要一支专业化的队伍,并与非专职人员相结合,形成现代远程教育的知识组织网络和知识管理、传播网络,称之为“人网”。它是与“天地网”结合的重要资源。至2003年,我国从事现代远程教育试点工作的教职工共33.6万人,学生与教职工之比达到了6.85:1,学生与教师之比达到13.5:1(未作兼职老师系数折算),其中专职教师与学生之比为153.4:1。与英国开放大学对教学导师与学生的最高限(1:30)相比,我国高校现代远程教育试点工作的教师队伍从数量上已经能够满足当前规模的需要。

  在远程教育的实践中,教师信息素养的提高促进了我国远程教育中信息拄术的广泛和深入的应用。在可查的53所普通高校的网上学习平台中,网上交流和协作功能的应用正在逐步普及。在交流和协作应用中BBS讨论区、在线聊天都成为平台比较普遍的功能,已经有相当的教师能够驾驭这些技术,支持教学活动。中央广播电视大学在开展“人才培养模式改革和开放教育试点”工作中,对2743名专兼职教师进行的调查也表明,78%的电大教师经过了信息技术培训。

  结合实际进行研究已经成为推动我国远程教育的重要组成部分。目前我国内地已经成立了中央广播电视大学远程教育研究所等4个远程教育研究机构,理论工作者与实际工作者的研究论文数量在快速增长、质量明显提高,一些成果已经产生了重要的国际影响。这些都推动了我国远程教育在办学模式、课程开发、质量保证、支持服务、交互方式、行政管理等方面的实践,有效地提高了远程教育队伍水平。

  3.远程教育的法规建设和制度保障

  我国远程教育始于20世纪50年代的函授教育,1978年建立了广播电视教育系统。但把远程教育定位于新型的教育方式,是从1999年国务院批转教育部《面向21世纪教育振兴行动计划》开始的。同年在《中共中央国务院关于深化教育改革推进素质教育的决定》中又进一步提出:国家支持建设以中国教育科研网和卫星视频系统为基础的现代远程教育网络,加强经济实用型终端平台系统和校园网络或局域网络建设;运用现代远程教育网络为社会成员提供终身学习的机会,为农村和边远地区提供适合当地需要的教育。《2003-2007年教育振兴行动计划》提出:全面提高现代信息技术在教育系统的应用水平,建立网络学习与其他学习形式相互沟通的体制,推动高等学校数字化校园建设,推动网络学院的发展。

  现代远程教育的发展与原有的教育体系的各种矛盾与冲突,迫切要求修改和完善相关的政策、法规和制度。教育行政部门对此做出了回应。2000年教育部发布了《教育网站和网校暂行管理办法》。这是远程教育领域最具体、最具规范性的法规,也是最新的法规。这一管理办法针对促进互联网上教育信息服务和现代远程教育健康、有序地发展的现实问题,根据国家有关法律法规,规范了从事现代远程教育和通过互联网进行教育信息服务的行为,界定了教育网站和网校概念,明确了教育网站和网校可涉及高等教育、基础教育、幼儿教育、师范教育、职业教育、成人教育、继续教育及其他种类教育和教育公共信息服务。规定凡在中华人民共和国境内申报开办教育网站和网校,必须向主管教育行政部门申请,经审查批准后方可开办,并对开办教育网校的基本申请条件、教育行政部门的批准权限等做出了规定。

  在现代远程教育发展中,我国相应的规章建设已经从领导指示到综合法规中涉及,到成为重要政策文件中的内容,走向单独的专门法规制定。近几年,教育部多次下发文件对远程教育办学行为进行规范,这些文件已经涉及了远程教育法规制定需要考虑的一系列关键问题,如办学主体、教学资源建设、学习支持服务、教育评估等,为进一步形成远程教育相关法规奠定了一定的基础。

  (二)影响现代远程教育的中观因素分析

  把基础设施普及程度与社会成员对远程教育的接受程度作为中观因素分析时,需要考虑两个基点:第一,这些因素与远程教育的可接受性、质量和成本三大命题密切相关;第二,它既不可能完全通过发展现代远程教育本身,也不能完全通过加强教育内部能力建设消除这些因素对远程教育的制约和影响。

  1.基础设施普及程度

  教育信息化是国家信息化的重要组成部分,教育信息化的发展,特别是以计算机网和卫星教育网升级、扩充为标志的基础设施建设工程的推进,为各级各类学校和教育机构,在网络化、信息化时代,承担起知识传播中心和知识组织核心的作用,创造了良好条件。始建于1994年的中国教育科研计算机网(CERNET)是全国第一个IPv4主干网,2004年又建成我国第一个IPv6主干网,其传输速率达到2.5Gbps,地区网传输速率达到155Mbps;覆盖全国31个省市近200多座城市,自有光纤20000多公里,独立的国际出口带宽超过800M。CERNET目前联网大学、教育机构、科研单位超过1300个,用户超过1500万人。

  CERNET支持包括现代远程教育、网上高招远程录取、数字图书馆、教育和科研网格等重大国家信息化工程,为教育系统提供了视频会议、VOIP电话服务等,已经成为我国远程教育的重要服务设施、研究试验平台和资源库。中国教育电视台在全国率先建设了基于数字传输的卫星广播网,形成了电视广播、语音广播、主流媒体广播和IP数据广播于一体的、覆盖全国的数字化平台。目前正在抓住国家重大工程的发展机会,打造全球最大的学习型平台。但是,研究远程教育随时随地学习的通道问题,不能只考虑教育内部资源,还必须考虑整个社会的基础设施普及情况。
1997年10月我国进行第一次互联网调查时,全国上网计算机总数只有29.9万台,到2001年1月就超过1000万台,2005年6月已经达到了4560万台。上网用户数也在快速增长,2001年1月,网民数为2250万,到2005年6月,已经过亿,宽带上网正在成为人们上网的主要选择。仅以每万人年度上网用户数为例,至2005年6月,我国约为792.31,与2001年世界平均水平820.82接近,在速度上呈现了持续快速增长。

  在网络快速发展的同时,数字化装备也迅速增加。中小学拥有计算机与学生之比从一个侧面反映了我国计算机普及情况。根据2004年教育统计数据计算,我国中小学每不到31名学生拥有一台计算机,相当于法国、意大利等国家世纪之交的水平,在1999年我国这一比例仅为1:128。但是,仔细分析我国计算机普及程度与互联网普及程度,却呈现了复杂的情况。一方面,每千人拥有计算机数量与每万人年度联网用户数相比,前者与世界先进水平的差距更大;另一方面,每千人拥有计算机的数量与每万人拥有上网主机数相比,后者与世界先进水平的国家的差距更大。这反映了我国联网的质量和水平还需要改善,特别是后一组数据的比较,我国与印度、墨西哥、巴西等发展中国家也有差距。这也可能是造成远程教育在实际运行时,名义上的带宽并不能支持在此基础上的设计的学习活动的原因。

  最需要接受远程教育的边远地区在真正接受远程教育时,受到“数字化鸿沟”的障碍。国家通过建设乡镇及其以下农村学校、乡村的卫星IP接收系统,部分缓解了农村地区接受远程教育的矛盾。目前遍布在各地的几十万所中小学正在按照教育部的部署,努力建设成当地的远程教育中心、信息中心和文化传播中心。农村学校正在成为远程教育伸向边远地区、提供平等学习机会的重要基础设施。

  2.社会对现代远程教育的看法

  目前,网络学历教育文凭主要有两种形式:普通大学文凭注明网络教育串样、成人高等教育文凭。网络教育开办之初,学习者对文凭关心度最高,随着网络教育的发展和不断走向成熟,学习者对学习模式的认可度和适应程度有所提高。

  弘成科技(中华学习网www.prcedu.com) 2004年公布的一份调查报告,分析了2002年度与2003年度两次对接受网络教育的大学生调查情况。该调查就四大类47个问题,面向分布在全国务省、自治区、直辖市的网络教育学院学生进行调查,收回有效问卷3843份。被调查人员的基本情况是:87.33%的学员为在职从业人员,21岁至

35岁年龄段的学生高达88.83%,86.51%的学员来自直辖市、省会级城市和地区级城市。连续两年的调查数字对比显示,目前网络大学生对教学模式、课件内容的满意度有所提高,对网络教育的认识在逐步成熟。在选择网络教育的原因中,学生连续两年把“学习时间灵活”列在首位,高达93%%,学生对课件的满意程度持续增长,由2002年的53.20%增长到2003年的67.53%,总体增加了14%。学生中具有s年以上网龄的老网民比例有所增加,2002年为19%,2003年为34.74%,增幅为15.74%。只有1%的学生网龄少于3个月,这说明习惯使用网络的群体,更容易接受网络教育。在对网络教育存在哪些疑惑的调查中,学生对“能否通过考试拿到文凭和学位”的关注度由2002年的44%,下降为2003年的0。

  综合对发展现代远程教育的微观和中观因素分析,我国远程教育的现实基础是:数字化资源已经初步走出了“无车无贷”的境地,教师队伍在规模和素质上正在适应数字化学习的要求,制度建设的工作已经开始,基础设施建设与我国经济发展水平相比并不落后且初步支持了数百万人的网上学习;社会对远程教育的理解越来越多,部分人已经体验到了网络学习对人的生存和发展所带来的优势。

  三、制约因素分析与建议

  对于已经形成的远程教育发展基础,教育界和全社会都应该十分珍视,继续创造条件,培育和发展它,使之真正在促进人们随时随地根据需要进行学习中发挥骨干作用。因此,抓准制约我国现代远程教育发展的关键因素和环节,切实解决瓶颈问题至关重要。

  对于现代远程教育存在的各种问题,笔者认为可行的策略选择是,充分利用宏观的有利因素,立足于切实加强远程教育本身的能力建设,提高远程教育在微观上的生长力,并以此去赢得在宏观和中观环境的进一步变化中,利用新的环境条件发展自己的更多机会。在微观上要特别重视解决以下两个问题。

  第一,教与学过程的研究和技术支持。远程教育从根本上说是一个学习过程,从教育角度看是提供一种服务,而不是提供一种设备、设施或产品。即使是远程教育课程作为产品,也需要与教师在实施课程计划过程中的服务相结合,才能产生好的学习效果。因此,把加强远程教育的重点,从重视物质产品的生产和交付,转变为努力交付一种高质量的服务,不仅是一个需要深入研究的问题,也与国际上重视相关教学法研究的趋势相一致。

  目前,我国远程教育专业人员的来源和处于起步阶段的特殊使命,决定了远程教育研究的重点在技术实现。而这种技术主要是物质技术。如在远程教育机构中,多数还没有设置专职或专业的教学设计岗位,因此没有角色协调内容专家与拄术人员的关系,切实解决从面授教育内容向远程教育内容转移中的特殊问题。这些问题的解决,只有深入到教与学过程的研究,找出现代远程教育中学与教过程的特殊矛盾,采取切实的技术支持(不仅是物质的技术,更包括系统方法等技术),才能真正提高质量,也才能真正在国家政策条件下,使远程教育成为人们终身学习的自愿选择或第一选择。

  第二,对远程教育的定位。远程教育在我国国民教育体系以至终身学习体系中如何定位?从教育体系上说,是权宜之计,还是重要组成部分?是一种教育方式,还是在学位不足情况下,提供部分学习者学习的途径?是一种低水准的教育,还是有可能成为较高水准的教育?这些问题都需要很好地研究。

  从政策导向上,政府在大力提倡发展远程教育。从现实情况看,远程教育在相当多人眼里是一种没有质量保证的教育。要想使我国社会接受远程教育与面授教育的质量是相当的这一结论,不仅需要理论工作者的继续努力,还需要实际工作者确实提高远程教育的质量,建立有效的质量保证体系。所以,这既是一个现实问题,也是一个需要时间的考验才能根本解决的问题。根据国际经验,远程教育应该区别学历教育与非学历或非正规教育。远程学历教育既是一种学习者学习的有效途径,又可能成为一种高水平的教育。英国开放大学是一所纯粹捉供远程教育的学校,在全英排名中已经多次进入前5位,就是一个例证。美国国家技术大学也提供了这方面的证据。对非学历或非正规的教育应该采用更加开放和灵活的方式,鼓励提供丰富的学习内容,满足社会成员多样化的需要。因此,对远程非学历教育和非正规教育应该更多地考察它对学习者需求适应的灵活性和学习之后对学习者需求满足的有效性。它与远程学历教育一样都是我国教育体系的重要组成部分。而后者的灵活性和有效性越高,它在教育体系中的作用就越明显。

  我国现代远程教育已经走出起步阶段,从法规上确立它的制度保障,会为远程教育有序发展奠定重要基础,促进人们对接受远程教育疑虑的消除。建议从立法着手,解决远程教育的定位问题。同时在政府的支持下,以民间或学术组织推动,进一步编制和完善远程教育标准,不仅有技术层面的标准,而且有教与学过程的标准,以形成完整的远程教育质量的保证标准体系。

  我国现代远程教育已经具有很好的发展基础,仍存在着巨大发展潜力。从目前情况看,要使现代远程教育真正成为我国建设终身学习、全民学习的学习型社会的重要支撑体系,需要抓住解决制约远程教育进一步健康发展的微观层面的问题,以改善远程教育的教与学过程为重点,通过努力,真正彰显远程教育的优势,开发远程教育的潜在需求,健全现代远程教育的制度保障,为现代远程教育事业发展提供稳定的动力。

来源:王珠珠 中央电化教育馆副馆长、副教授,《教育研究》2006 年 .第 27 卷第 3 期.页 44 – 49

Advertisements
 

发表评论

Please log in using one of these methods to post your comment: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