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utumn E-Learning  秋天数位学习

关注于现代远程教育,力求专业,努力成为E-learning方面专家!

新技术在远程教育中的应用——托尼·贝茨博士访谈录 一月 10, 2008

Filed under: 技术 — Iautumn @ 3:32 下午

本刊特约记者 冯晓英 陈 青 本刊记者 曹凤余

  托尼·贝茨博士(Tony Bates)是国际远程教育领域知名专家。作为英国开放大学的开创者和奠基人之一,他在英国开放大学工作了近20年。1990年以后贝茨博士移居加拿大,在英属哥伦比亚大学负责远程教育,现在是托尼·贝茨联合有限公司的主席和CEO,从事E-learning和远程教育的计划和管理方面的咨询和培训。贝茨博士在世界银行、世界经济合作及发展组织、联合国教科文组织以及多个国家的教育部门和大学担任过顾问工作。他的主要研究领域包括:远程教育中的课程设计与管理、技术在远程教育和高等教育中的选择与应用、远程教育中教师的培训、网络学习的成本—效益问题等。贝茨博士所著颇丰,已出版9本远程教育以及技术在教学中的应用方面的著作,其研究团队先后发表350多篇研究论文。他同时还在6家远程教育和教育技术领域的杂志担任编委。

  在过去10几年中,托尼·贝茨博士曾多次访问中国。近日,本刊对在北京进行学术访问的贝茨博士进行了一次专访。

  记者:我们知道,您最有影响的研究领域之一是技术在教育中的应用。在信息技术迅猛发展的时代,您认为远程教育对新技术的吸纳和应用,应当注意和解决哪些主要问题?曾有人提出,新技术发展迅速,如果在没有很好地“消化”原有技术的情况下,不断“追逐”新技术,对远程教育教学模式的构建是不利的。这些方面的问题您怎样分析?

  贝茨:这个问题比较难回答。我年轻的时候曾经试着回答过,但我现在的观点有所变化。我早期的观点是,对新技术的应用主要看是否能改善教学,如果技术不能改善教学,那么就不需要应用这种技术。因此需要回答:与其他技术或者面授教学相比,这种技术有什么教学上的优势?

  但最近我认识到,技术本身也很重要。学生在他们的工作中常常可能需要使用某种技术,因为现在的很多工作不仅要求学生会使用计算机和上网,还要求一些很专业的技术。比如,假如你在工程系教授“石油勘探”的课程,你需要知道如何使用基于计算机的地理信息系统,地理信息系统能够通过电子地图告诉你哪里有石油。如果你是石油勘探的工程师,你需要把卫星拍摄到的地球照片输送到地理信息系统的电脑中并且对照片进行处理和分析。所以,如果你今后想从事某方面的工作,你就需要掌握相关的技术。很多工作对技术的要求都越来越多,因此教学中吸纳或应用一些就业需要的技术会很有意义。

  我还是要强调技术选择与应用的ACTIONS模型:学生对于技术的可获取性(Access)如何?应用技术的相关费用和资源(Cost)有哪些?能够应用哪些教学功能(Teaching Requirement)?是否支持与学生的交互(Interaction)?是否有组织结构(Organization)支持这种技术的应用?等等。必须弄清这些问题,即使是选择与应用像web 2.0这样的技术。几年前有人问我,学习管理系统(LMS)出现后,ACTIONS模型是否就没有用了?我认为不是,因为即使学习管理系统本身也只是一种技术,在它之后还有新的技术不断涌现,我们仍然需要对新技术进行有选择性的应用。没有学习管理系统我们也可以教学,比如现在可以在线教学而不需要使用学习管理系统。因此,对新技术的选择和应用还是需要依据ACTIONS模型的原则。

  记者:您提到了技术选择与应用的ACTIONS模型,这是1995年您在《技术、开放学习与远程教育》一书中正式提出的。这个模型可以说是您最有影响的研究成果之一。2003年您在与盖瑞·坡(Gary Poole)合著的《大学中利用技术实现有效教学》一书中将该模式演变为SECTIONS模型。但是您在很多场合仍然强调ACTIONS模型。您能否解释一下这两个模型之间有什么区别吗?

  贝茨:对这两个模型有不同的理解。我仍然认为ACTIONS模型更适合于远程教育,而SECTIONS模型更适合于基于校园的传统教育中对技术的应用。学生在校园中基本上都具备使用技术的条件,因此对于传统教育来说技术的可获得性(Access)不那么重要,而学生的差异性,比如学生的类型是全日制的还是非全日制的,要重要得多。对于传统教育来说,学生的需求是首要考虑的(SECTIONS模型),而对远程教育来说,需要首先考虑学生对于技术的可获得性(ACTIONS模型)。

  记者:我们知道,技术对于推动远程教育的发展起到了非常关键的作用。您认为新技术对远程教育产生影响,目前呈现出什么样的趋势?

  贝茨:新技术对远程教育带来的影响有好的一面,也有坏的一面。与过去不同的是,远程教育不再是少数专家所从事的行业,越来越多的人进入这个领域。现在很多从未从事过远程教学的教师也在从事网上教学,但是他们通常欠缺远程教育的技能和经验,这种经验和技能通常是远程教育工作者需要花费几年的时间学习和积累的。当然好的一面是新技术的发展促使越来越多的人加入了远程教育,虽然他们通常不称之为远程教育而称之为“分布式学习”或“混合式学习”。新技术带来的最大的影响是它使得远程教育与传统教育之间的界限变得模糊了,尽管二者之间仍然有着差异,但是差异不像以前那么大了。同时,带来的问题是远程教育的质量问题,因为新加入这个领域的很多人没有远程教育工作者的经验,这是传统教育中应用技术的一个问题。在基于校园的传统教育中,很多教师都是孤军作战,特别是大学中很多教师都是自己独立完成所有的事情,他们自己创建网页,自己开展教学,这种情况下教学的质量通常不是太高。

  记者:当今以web 2.0为代表的新技术对远程教育的影响,同以往技术对远程教育产生影响,是否有什么本质的不同?以web 2.0为代表的新技术对于远程学习中的课程设计、教学策略、学生支持等方面将带来哪些影响?这种影响会是革命性或突破性的吗?

  贝茨:web 2.0最重要的一点就是与已有的技术相比,它给了学生更多在线创作的空间,它提供了更多的工具让学生自己制作多媒体和各种材料。这对于网上学习的学生来说非常重要。他们有表达的愿望,过去他们所有的想法都只能用纯文本的方式表达,但他们渴望有机会用更加丰富的形式展示和呈现自己的学习成果,所以也希望能够有更多的工具支持。因此,我认为只要合理地设计教学,这种新技术将把远程教育向前推进一大步。

  以web 2.0为代表的新技术将给学生更多的控制权。我认为,如果你要使用这类工具的话,你一定要重新进行课程设计——基本上是重新进行设计,以便能够比较好地平衡学生的活动与教师的指导。教师的角色将更多地成为指导者和帮助者,而作为信息传递者的作用将减弱。

  以web 2.0的工具之一“电子档案袋”为例,设计一门课程,要求从学生的现有水平开始,到课程结束时必须能制作出作品。必须在课程开始时就明确告诉学生最终需要完成什么工作。你需要给学生提供很多的资源,但希望学生用自己的方式做出最终作品。打个比方,如果教学生学习计算机编程,希望他最终能创建一个网站,那么你必须做这样一些事:给他详细的说明,告诉他到哪里、如何去学习编程,告诉他如何创建数字资料,最后如何做出一个作品,到此为止实际上他已经实现了一个网站。使用“电子档案袋”,你对学生的评估不仅包括最终做出的网站,而且还包括做出网站的整个过程:是否看了正确的有关编程的课程材料,是否选择了合适的例子,等等。你要看他是如何创建这个网站的,不仅评价网站本身,还要评价他在学习整个课程过程中所做的所有工作的质量,而不仅是最终产品。因此,这是一种不同的课程设计方式。

  有些人认为,技术的应用使得大量的学习将会发生在正规教育体系之外。从这一意义上说是革命性的变革。但我认为,有很多学习一直都是发生在正规教育体系之外的,人们在家里学习,在工作中学习。web2.0这类工具可以使这种学习更加容易。但教育系统是非常保守的,其发展变化非常缓慢。我认为人们会先在小范围内应用新技术进行试验,然后逐渐地吸纳,这个过程是缓慢的,而不会是一个很大的突变。另外,具有革命性的人也很少。一个很重要的问题在于,不仅教师需要变革,学生、家长、院校都需要对这种新的教学方式给予支持,所有这些都会减缓整个教育变革的速度。

  我知道,在中国你们爱用长远的眼光看问题,如果从几个世纪的时间来看的话,它是革命性的,但在今后的几十年内还不会带来革命性的发展。

  记者:刚才您提到了新技术带来的最大的影响是它使得远程教育与传统教育之间的界限变得模糊了,而技术在高等教育中的应用也是您近年来非常关注的一个问题。您是否可以专门谈谈新技术在高等教育中的应用需要注意哪些问题?

  贝茨:对这个问题的回答要涉及到高等教育的变革。要对高等教育进行革命性的变革,高等教育结构中确实存在着很大问题。在北美、加拿大和欧洲,教授们有着很大的自主权。他们独自工作,可以不跟任何人合作。大多数教授都喜欢并选择这种工作方式。而要很好地使用技术,最好是采取团队合作的方式。因为对于任何个人来说,要掌握基于技术的教学所需的全部技能是很困难的。无论一位物理学教授花多少时间去学习网页制作,他所设计的网站都没有一名专业的网页设计人员设计出的网站好用。同样,教学设计人员可以帮助物理学教授更好地使用技术,把课上得更好。因此,对于教授们应该如何使用技术进行教学,我更倾向于使用这样一种模式,即项目团队模式,以团队方式设计教学材料,尽管多数教学还是自己完成,但可以获得其他专家的支持。但事实上,很多教授并不想以这种方式工作。他们还是愿意完全独立工作,他们常常还会傲慢地认为,他们可以比受过专门训练的专业人员成为更好的网页设计者、更好的教学设计者。对于教学来说他们是非专业的,或者说他们是非专业教师。虽然他们喜欢教书,但却不是专业教师。我们不能够要求大学里的教授们都成为专业的教师,他们的主要兴趣是研究,没有人能强迫他们成为专业教师。我很希望大学要求所有的教授在成为大学教师之前都先经过一年的教育教学课程培训,但这是不可能实现的。

  技术所做的就是要提高人们使用技术的能力。如果要在教学中有效地应用技术,教师不仅仅要掌握技术本身。要掌握技术,更要掌握教学法,否则就不能很好地应用技术,在教学中应用技术的质量会很低。中小学有一个很大的优势,因为中小学教师懂得教学法,尽管他们并不很了解技术;而大学教师们不了解教学法。因此我们看到技术在大学教学中的应用非常单调,幻灯片、网站链接等,这些只是相当于提供了参考资料而已,对教学没有任何改变。

  记者:您提出了E-learning教学应用的不同模式,根据E-learning应用的程度分为几种:完全没有E-learning的传统面授模式、E-learning辅助课堂教学模式、课堂教学+网上教学的混合模式、完全在线的远程教学模式。您对几种模式在北美的应用现状作了统计,发现其中E-learning辅助课堂教学的模式是当今E-learning教学应用的主要模式,占了75%,而混合模式和完全在线模式应用的比例非常低,在 5%以下。您认为哪种模式会是E-learning未来发展的趋势?

  贝茨:我认为,希望采用完全在线模式的学生数量是有限的。我相信很多年轻人希望进入校园接受面对面的教育,他们希望在校园里接触其他学生,这样对他们也很有好处。我认为在线课程的最大数量应该是25%到30%,混合模式应该会成为未来教育的主要模式,而不会像现在这样占很小比例。我希望看到混合模式成为一种主要模式,课堂面授的时间将减少,但能够保证很好的教学效果。我可以举个很好的例子。在北美的大学里,一年级要学一定程度的物理学课程,很多实验是有标准的,目前可能需要每周上六个小时的实验课。大量的学生需要上实验课,但大学没有足够的实验室可供学生使用。在加拿大的英属哥伦比亚大学,事实上我们已经在化学课中引入了可以进行虚拟操作的实验包,让学生练习动手操作。他们只需要花两个小时而不是六个小时在实验室,其它的练习可以在网上虚拟进行,从而大大提高效率。虽然学生仍需要在实验室里实际动手操作,因为他们需要了解如何使用仪器设备,但很多操作都可以在网上虚拟进行,学习结果与实际操作并无区别。因此,有很多种方法、途径可以运用混合模式或混合式学习来减少课堂教学时间,提高学生的学习效率和教师的教学效率。

  记者:您这次来访,是以托尼·贝茨联合有限公司主席和首席执行官的身份。作为一名国际知名的远程教育学者,您为什么会选择去经营公司?在新技术不断出现的时代,您希望把远程教育的理论与产业结合起来?

  贝茨:这是一个非常好的问题,还没有人问过我这样的问题。我开办公司有退休和税务方面的原因,但更主要的是这种方式能够宣传我的工作,并且让我的工作有一个更加职业化的背景。有人需要我提供一些咨询。尽管也有人愿意提供全职工作,但是我65岁以后不希望做全职工作,我希望工作的时间能够少一些,并且能够自由选择想做的事情。自己开公司就比较容易做到这一点,而若全职地为别人工作比如在大学工作就不太容易做到。国外也有人请我全职工作,但我并不想这么做。

(冯晓英、陈青系北京师范大学远程教育研究中心博士、讲师)

Advertisements
 

发表评论

Please log in using one of these methods to post your comment: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