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utumn E-Learning  秋天数位学习

关注于现代远程教育,力求专业,努力成为E-learning方面专家!

教育正进入Second Life的世界 一月 10, 2008

Filed under: 技术 — Iautumn @ 3:19 下午

  一个在线三维虚拟世界,一项正变得日益流行的网络活动,目前正逐渐成为教育工作者和青少年机构的聚集地。这个节目就是Second Life(第二人生,二度人生),首次公开发布于2003年,它能使参与者沉浸在自己创造的虚拟世界中。通过设置一个账号(付费和免费均有),用户能创建一个虚拟的角色作为自己的替身,并使用自己个性化的外表。

  这个由来自旧金山的林登实验室提供的节目,允许用户在虚拟世界中创建任何事物,用户可以购买和出售土地和他们自己创造的物品等。这个世界本身以及里面的经济生活与我们现实的“第一人生”非常相似,许多虚拟场景就与我们日常生活一样。实际上,每天有成百上千的真实货币在Second Life中流通,到目前为止在Second Life中已经创造出一亿五千万美元的生产总值。

  那么Second Life是什么呢?与以前的虚拟现实的影片和小说相比,显然它属于一个不同的分类。Second Life更像“魔兽争霸”和“虚拟人生”这两款在线视频游戏。用户只需下载一个免费的客户端软件就能作为打开Second Life世界的入口,林登实验室的服务器则把正在变化的虚拟世界的模型以实时视频的形式推到用户面前。不同的是Second Life不是一款游戏,因为它没有游戏目标,并且很多资源都不受限制;虚拟的替身可以在空中飞行,在水下呼吸,且不会变老和死亡。Second Life被定义为一个互联网世界中的三维虚拟社群,人们可以像在真实世界中那样在其中作自己想作的一切,包括创造和毁灭。

  随着Second Life的快速流行(目前已经有120万人加入到这个虚拟的世界中),一些教育工作者开始注意到这个现象,并着手探索把Second Life转变为一种教育工具的可能性。

  林登实验室也鼓励教育工作者利用Second Life里面的多媒体和社会网络特性。一年前,一个电邮名单上列出了开始有兴趣使用Second Life的教育工作者,在不到一年内,这个名单上来自世界各地的教育工作者已经增加至700多人。另外,林登实验室还把Second Life虚拟世界中的小岛以折扣价优惠出售给教育工作者和非盈利组织(NPO)。如果教师需要在课堂上尝试使用Second Life,林登实验室还可以为整个试验阶段提供免费的一块陆地供班级使用,最小的个人小岛售价是980美元,另外如果租用是每月150美元。

  与其他远程教育课程相比,主要吸引教师的是Second Life增强的交互和表达功能。“我想那是吸引教师使用Second Life的亮点之一,”林登实验室的知名的社区开发人员克劳蒂亚·林登谈到。“Second Life的全新交互体验非常独特,虽然目前还不能替代面对面的,但是它能让世界各地的人聚集在一起工作和学习。”

  Second Life的流行毋庸置疑,每天都有很多活动在其中开展,比如买卖物品,开演唱会等,就连路透社也把新闻播报搬进了这个虚拟世界中。但是不适合的内容对于学生学习却是一个大问题。在Second Life这个虚拟世界中也充斥着一些“成人”活动,比如赌博、脱衣舞、虚拟性交易等活动就很容易被发现。基于这样一些原因,林登实验室设置了青少年版本的虚拟世界,叫做Teen Second Life。

  Teen Second Life(TSL),尽管里面只有PG级(宜在家长指导下观看)的材料可用到,但是整个设计与成人版本的风格一样。这个版本的虚拟世界限制用户年龄在13-17岁之间,所有成人,就连林登实验室的雇员也禁止进入这个青少年的虚拟世界的主要陆地。

  最近几个月,林登实验室开始提升TSL的教育价值。如果教师要参与到这个项目中开展活动,那么私人岛屿被设置为教师能出入的唯一地方。这些私人岛屿是留下来出售给要在其中开展活动的教育工作者和教育机构的,用户可以选择是否限制学生进入自己的课堂和项目中,或者像Global Kids(这是一个总部设在纽约的非赢利机构,对都市青少年进行领导才干、公民权利义务和学习技巧方面的教育)那样向所有TSL中的青少年开放,给他们机会探索和分享群体项目。

  在2006年10月份宣布投入五千万美元到数字媒体和学习项目后不久,麦克阿瑟基金会又资助了Global Kids,目的之一就是研究在虚拟世界中营造新的学习环境的可能性。利用这项资助Global Kids在TSL中创建了第一个公共岛屿。

  在Second Life中Global Kids所做的项目相当杰出。巴里·约瑟夫-Global Kids在线领导能力发展项目主管谈到:“你只需经过普通的步骤就可以带着你的小孩进入这个空间,和他们一起工作,像成人那样训练他们。我们也和早期进入虚拟世界的孩子们一起工作,帮助他们创建自己的项目活动。”

  其中一个项目就是在“TSL”中的岛屿上,开展一个虚拟的夏令营,来自三个国家的15名青少年参加一个互动的体验性学习课程,学习了解各种全球问题,如经济不平等和在苏丹达尔福尔发生的种群灭绝事件。约瑟夫认为除了这种体验,还可以从用户的文化背景中派生出更多的教育应用。

  吸引教育工作者进入Second Life的另一个原因是它的开放性,在其他游戏节目中,比如虚拟人生,用户只能按照既定目标在一个封闭的环境去学习技能、升级、打怪物等。Second Life的世界则由广大的用户创造,包括每一个简单的物件、建筑、人物、交通工具都按照个人的意愿被创建。Second Life提供了一套类似C语言的LSL(Linden Scripting Language, Linden 脚本语言),让用户在其中可以撰写程序,创建自己的物件;不会创建也没有关系,你可以去买。这个功能就可以被扩展到教育上面,教师可以创建自己的教学活动让学生参与进来,而这些新建的教学活动不是Second Life本身固有的,Second Life只为我们提供了能与学生互动的虚拟三维空间。

  在真实世界中,“我们每天与学生见面,然后把他们带进教室或计算机实验室中,给他们一些书籍和物件,开展学习;下周则重复同样的事情。” 巴里·约瑟夫谈到。“在Second Life中,Global Kids的空间永远不会关闭,我们工作的场所就是孩子们玩的地方。他们不但在那里,并且还在创造事物。他们创造的东西正是他们想在虚拟世界中看到的。”

  一些大学开始把Second Life整合进他们的一些课程中,并且一些教师已经把整节课搬到虚拟世界中上进行。在西顿霍尔大学(Seton Hall University),这个秋天,如果学生选修丹妮尔·莫里斯的工业和组织心理学课程时,就能利用Second Life进行虚拟的团队组建的练习。这节课中,学生们置身于一个封面故事中,在一个公关公司上班,这家公司建筑位于Second Life中最好的地段,还有虚拟人物参与其中。真是一个绝好的场景!这节课需要耗时两小时在Second Life中完成有组织的寻宝活动,接着完成一个wiki条目编写和一个调查。

  布拉德利大学(Bradley University)也是率先在Second Life中进行完整的课程教学的大学之一。多媒体通信专业的艾德副教授,把课程以及相关实证研究一并放到了Second Life中,把这种融入式在线社区作为教与学的环境。主修这门课程的八位学生每天花一个小时在舒适的家中或者宿舍房间中学习这个课程。每节课都发生在虚拟校园的新媒体协会(New Media Consortium是一个国际性组织,由超过200所大学、学院、博物馆以及其他研究机构组建)的会议厅,这些课程包括一些实况和录制的演说,学生问答时段,学生报告等。

  “我反对直接使用游戏程序来教学,我对射击,杀戮,幻想不感兴趣,”艾德教授说。“但是Second Life为我们提供了非常棒的机会来学习在虚拟环境中如何生存和学习,且帮助我保持与学生更密切的联系。”

  这里还有使用Second Life进行教学更有趣的情节,发生在位于查塔努加的田纳西州立大学医学院。“我是四月份才弄明白Second Life”学院继续医学教育系主任拉里·米勒说。“有两件事情让我印象深刻,首先是看起来很酷的虚拟三维环境,肯定能吸引许多数字一代的年轻人;其次是虚拟世界中 “替身”交互方式更富人性化。”

  基于此,医学院计划在多个方面使用Second Life,继续医学教育系的活动计划让医生们参与进来,通过他们的虚拟替身,使其有机会看到实验室工作,接触生命垂危的虚拟患者。他们还可以向患者询问相关情况;待收集好患者的数据后,这些医生讲利用网络资源对这些患者进行诊治。拉里·米勒主任希望这个智能的场景能让医生得到更好的训练并能应用到真实世界中。医学院也正试图利用Second Life的社交网络特性为癌症病人及其家人建立患者支持群组。患者家属们可以在Second Life中互相共享护理方面的数字故事。

  最新的报道显示,哈佛大学也开始在Second Life尝试开设课程。这是哈佛法学院和哈佛进修学院联合开设在Second Life中的课程CyberOne,目的是让学生在这个与现实相似的世界中进行商业教育的实践。

  目前,哈佛法学院的学生可以注册进入CyberOne的法学院版本,其他学院的学生也可以选法学院的这门课。而哈佛进修学院的版本则是对社会公开的,凡是注册学习的学生可以通过虚拟世界进行视频、讨论、演讲和办公、营业。不管学生或老师身在何处,他们都可以通过网络实时互动学习,任何视频和讲演的资料都可以免费获取。

  在Second Life世界中,许多困难和障碍都可以被逾越,比如可以飞行,可以修复社交封闭症。而对于青少年来说,这里能给予他们需要的信心来面对现实世界的挑战。”约瑟夫说到。

  Second Life已经在一些教育工作者中起飞,尽管未来的前路将是什么,我们还不清晰。“Second Life有非常大的潜力。”米勒说,“虽然推广还需假以时日,且还有反对的声音,但是我相信任何人也不能否定这种新学习体验的力量。”教育正进入全新的世界!

Advertisements
 

发表评论

Please log in using one of these methods to post your comment: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