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utumn E-Learning  秋天数位学习

关注于现代远程教育,力求专业,努力成为E-learning方面专家!

国外远程职业培训的现状与特点浅析 一月 10, 2008

Filed under: 动态 — Iautumn @ 10:25 上午

【摘 要】本文通过对国外开展远程职业培训现状的分析,总结出其在政府的重视和支持、培训主体多元化和国际化、远程职业培训模式的多样化以及对质量保证和绩效支持的重视等几个方面的特点,以期对我国同行有所借鉴。

【关键词】 网络;远程教育;职业培训;国际比较

  随着知识经济的不断发展,越来越多的国家意识到要提高国际竞争力就要求专业人才和劳动力接受更良好的教育和培训。相对于传统的面对面的教学,通过网络或其它电子技术手段辅助的培训, 以其较低的费用、广泛的培养范围和不断改进的技术支持成为许多成人进行在职或职前培训的一个可靠的选择。本文总结了国外几个国家在开展远程职业培训所表现出来的一些特点和成功经验,以期对我国的远程职业培训有所借鉴。

一、各国政府对远程职业培训的重视和支持

  资源的稀缺是各国发展面临的共同问题。如果仅仅依靠传统方式来满足各种教育和职业培训的需求,即使对于最富有的国家,也同样不堪其成本之重负。不断发展的信息技术为人们跨时空快速共享信息资源提供了可能,通过在发展水平不同的地区之间进行优秀教育资源的共享和整合,适应学习者更加多样化的学习需求,可以空前地提高人们学习的兴趣、效率和主动性,所以各国政府已经逐渐认识到各种远程和新信息技术在职业培训领域中的作用,并在经费或政策方面给予相应支持。

  美国作为教育技术的发源地,其远程教育理论研究和实践应用在世界各国一直处于领先地位。而对于利用信息技术进行职业培训方面,政府也在出台的各项政策或法案中进行了支持。如美国学校促进法案(Improvement of America`s Schools Act, IASA)的专项Ⅲ“迎接技术对教育挑战资助项目”(Technology for Education Challenge Grants),除了划拨一定资金给地方的公立和私立学校外,各种商业和社区团体或提供培训的地方教育服务机构也都广泛参与,获得项目资助。另外,联邦政府的“在任何时间、任何地点进行学习的合作团体”项目(Learning Anytime Anywhere Partnerships,LAAP),就专门支持各级学院、大学、商业机构、社区组织或其它实体提供高质量的远程高等教育和培训(Department of Education, 2002)。

  欧盟是具有超国家实体色彩的地区性国际组织,它为各成员国教育与培训体系提供了一个可以展示并促进发展的平台。1992年签署的《欧洲联盟条约》对职业教育与培训予以了特别关注。20世纪90年代后期,在专门针对促进各国职业培训质量提升的建议中就包括了“扩充和发展新形式的学徒制培训,增设培训场所,运用远程技术,增加面对新兴部门和新生职业的培训”(辛文、吕可红,2006)。2006年,欧盟更是斥资8600万欧元向31个国家的职业培训机构提供支持,包括了“通过信息与通信技术进行的学习”和“开发数字化学习培训工具”等6个方面的主题(夏天,2006)。

  英国政府则为远程职业培训提供大量技术支持。如在1995年,英国政府推出了题为《教育高速公路——前进之路》的行动计划,将400家教育机构联网;1997年英国政府发表了题为《连接学习化社会——国家学习信息系统建设》的报告,正式启动国家学习信息系统(Grid for learning),这是开发与应用在线学习、教学与公众服务的国家信息网络体系,至2002年,Grid网络已经在全国形成联网。通过国家学习信息系统 Grid建设计划的实施,英国的信息化社会结构正在逐步形成,为英国远程职业培训的发展提供了所有必需的学习资源与教学支持(黄日强、邓志军,2004)。

  新加坡政府在亚洲属于比较早制定相关政策的国家。他们在1981年就建立了国家计算机管理局(National Computer Bureau, NCB),并开始推行“政务计算机化”。之后,新加坡又发布了一系列促进信息技术使用的国家计划并开始推进,如1986年提出了“国家信息技术规划 ”,1992年提出“信息技术2000规划”,1996年的“每个人都联网”,1997年提出“信息技术教育应用总体规划”等等(Kimura,2002),为职业培训的发展提供了政策和基础设施等方面的保障。

  日本政府在1994年设立了通讯技术促进会, 2000年设立信息技术战略总部,提出“数字化日本(E-Japan)”等项目,确定在网络基础设施建设、电子商务、电子政务和培养高质量人力资源等方面优先发展(IT Strategy Headquarters, 2001)。尤其是日本教育文化体育科学技术部的大学委员会(the University Council of the Japanese Ministry of Education, Culture, Sports, Science and Technology, MEXT)在2000年决定将网络作为教学或课程传输的一种手段,这对职业培训和继续教育中新信息技术利用起到了非常明显的促进作用。

二、开展远程职业培训主体的多元化与国际化

  国外的远程职业培训已发展得相当成熟,其一个明显的特点是培训主体的多元化和国际化。

  在英国,开放大学不断致力于为有志深造而又不能离职的学习者创办业余大学,通过对新技术的引入和利用进行远程的职业培训。同时,英国的各加强职业定向教育的中学、专科学校、大学、综合技术学院、开放专科学校、劳力服务委员会就业处、继续教育学校、各种俱乐部和非官方的联合会等等也开始陆陆续续开展了一些远程职业培训的项目。另外,英国的企业界也逐渐认识到利用现代远程技术的重要性。英国宇航公司1998年3月成立了虚拟大学,强调这是21世纪世界一流企业的一个重要的机构改革。

  美国目前开展远程职业培训的机构大致有以下几类:

  1. 由高校独立组织创建网络教育站点开展远程职业培训。这些网站一般自成体系,规模较大,如:加利福尼亚州立大学(California State University)在自己的23个分校都建立了相应的远程教育站点,各分校的站点各有特色又系统运行,一方面辅助校内教学,同时也提供一些职业培训的课程;

  2. 由高校、教育部的联合体共同创建网络教育和培训的站点,如加利福尼亚虚拟大学(California Virtual University)、北伊利诺斯大学(Northern Illinois University)等;

  3. 直接由公司创建站点进行网络远程职业培训,如:凤凰大学(University of Phoenix),它本身是一家上市公司,它所提供的网络远程培训项目和课程很受美国公众欢迎,而且盈利业绩引人瞩目;

  4. 政府机构、产业界和其它社会与社团组织创办的网络远程教育、远程培训机构或项目,如摩托罗拉大学,主要是满足美国高科技公司摩托罗拉的培训目标,也有约22%的学生来自公司以外,在19个国家设有30个点,范围从巴西到南非到中国,许多课程通过联机进行;

  5. 各种基金、社会团体或非赢利性组织等参与远程职业培训。如TERC (http://www.terc.edu)和EDUCAUSE (http://www.educause.org)等,他们为学校改革和职业培训方面的研究或技术帮助提供支持,并联合一些世界著名的软件公司包括Blackboard、Datatel、IBM、Oracle、PeopleSoft、 SCT和 VeriSign等,保证所有的项目单位享受一流的IT产品和服务。

  随着经济全球化和WTO成员国的不断增加,远程职业培训也出现了联合化和国际化的趋势。很多培训的实施不是依赖一两所学校或机构,而是整个国家甚至好几个国家都参与到其中,学校或公司建立的网站之间联系广泛,合作与竞争正在加强。如美国的明星学校(Star Schools)就有众多的合作伙伴:地方学院和大学、州教育部门、公共广播公司和其他公共或私立组织等,而明星学校作为这些机构的代表又可以资助和联合其他的院校,如卫星教育资源协会(Satellite Educational Resources Consortium)等,这使得教育和培训有了广泛的基础,得以迅速发展(马宁,2001)。

  近年来,英国通过在其他国家开设远程职业培训课程、建立教学点、允许使用当地货币交纳学费和支付辅导教师的报酬、在各洲建立地区中心网络等一系列政策,不断吸引国外学生,拓展海外市场,每年都有几千名海外学生注册学习英国远程职业培训课程,学生所属的国家达43个,如果将为海外学生安排考试的国家也算上,则涉及国家达111个(黄日强、邓志军,2004)。

  一些亚洲地区的远程教学大学也正在使它们的教育或培训地区化或国际化,如中国澳门的亚洲国际开放大学正在香港和内地寻找市场;马来西亚的电子通信大学已经有欧洲、非洲和亚洲的学生注册;印度的英迪拉·甘地国立开放大学已将其课程发送到波斯湾和印度洋地区,并计划为尼泊尔、马来西亚、南非和美国提供课程;等等(黄丹青,2001)。

三、远程职业培训模式多样化

  一般而言,职业培训有比较明确的目的,比如为了得到某种证书或达到某种职业标准,远程职业培训的内容提供商往往会利用他们在软硬件系统方面的优势开发许多针对性很强的在线课程,而参加职业培训的人员也有较强的目标性和学习的需求,所以远程或者网络技术在职业培训中的应用要比在正规学校教育系统中的应用更加成功。

  图1所示的模型描述了日本远程职业培训中几方之间的关系。其中,颁发某项职业或技术资格证书的机构往往会规定何时进行资格考试和资格考试的具体内容。内容或者系统的开发商根据这些信息进行分析和设计,开发相应的学习系统或课程,并提供自我测试、模拟测试等帮助学习者进行自主学习,通过资格考试。这种模式在日本的英语培训和信息技术工程师等的培训中取得了较大成功。1998年,日本健康、劳动福利部(the Ministry of Health, Labor and Welfare, MHLW)甚至成立了一个培训与教育收益系统项目,专门用于资助员工参加英语或其它与本职工作有关的课程( MHLW, 2003)。

  在美国,远程培训的办学形式非常多样,各种日校、夜校、周末学校十分普遍,有些机构还用教学实验车巡回教学;培训时间非常灵活且不拘一格,有长班、短班、长短结合班,长达五六年,短则几个月、几星期;有的远程培训机构还设有“学分银行”,负责储蓄学分,积累够学分便可发证毕业。如,美国国家技术大学(National Technological University)的硕士研究生(他们同时是在职工程师)可以在国家技术大学教学电视卫星网定点接收地区的全美各公司注册并得到学习支助服务,而不需要在加盟院校注册。在1996-97年度,在全美及北美、拉丁美洲、大洋洲、欧洲、亚洲等地,接收地区总数已达1,076个,其中包括国际商用机器公司(IBM)和摩托罗拉公司(Motorola)等美国一流跨国公司。

  在进行远程职业培训的技术手段方面,各国也都注重了多种方式相结合。除了普遍利用计算机网络外,很多国家和地区都利用卫星电视系统对边远、偏僻地区进行课程发送;利用视频会议系统开展双向交流;通过广播发送系统和邮政发行系统发送光盘、录音带、录像带、图形材料、书本、补充材料等等。当然,也有一些机构主要依赖某一种媒体技术,如马耳他的Radiuta’l 大学(Radju ta’l-University)完全使用调频(FM)进行教学,美国德克萨斯农业远程教育部(the Office of Distance Education For the Agriculture Program)完全基于视频会议系统进行远程教学和培训,也都非常成功。

四、重视远程职业培训的质量保证和绩效支持

  在发达国家和发展中国家,开展远程培训主要为了满足社会经济发展对专业人才培养、劳动力培训和提高全民素质的需要。因此远程职业培训的质量也就意味着开展培训的相关机构以其教育产出和服务满足国家和地区的社会经济发展对专业人才培养、劳动力培训和提高全民素质的需要的能力。

  英国开放大学自建校之初就一直将学校的教育质量放在首位。按照20世纪90年代末英国高等教育基金委员会的评估,开放大学教育质量在全英101 所大学中居第10位,教学水平居第3位,科研水平居第27位,在国际社会中享有很高的威望并具有广泛的影响(孙宁、王伟杰,2001)。

  近年来,德国政府吸取了工商业质量标准管理的做法,在继续教育领域建立、推行一系列的质量测试和保障体系,对提供培训的资质和教学过程进行测试和监控,这有效地提高了培训项目的质量(宋述强、王小明,2005)。

  为了适应信息经济和知识社会对职业教育与培训的要求,澳大利亚强调职业教育和培训中的灵活学习。国家培训机构委员会于1995年成立了国家灵活学习工作组;1997年启动了《灵活学习传输实施计划》,为确保国内国际合作提供了统一的技术规范平台;1999年制订了《(2000~2004年职业教育与培训灵活学习国家合作框架》;并在对这一框架的成效进行评估后,又制订了《2005年澳大利亚职业教育与培训系统灵活学习框架》,增加了职业教育和培训机构的接纳量,促进了远程职业培训质量的提高(苌庆辉、申卫,2005)。

  另一方面,企业中利用计算机和网络进行员工培训以提高整个组织绩效的做法越来越普遍,并且网络绩效也已经逐步成为企业整体绩效中一个重要方面。人们已经逐渐认识到通过利用网络远程技术等可以使内部培训达到在“任何时间、任何地点”都能进行,从而减少直接成本与间接成本。

  绩效导向的培训要求人们从辨别可测量的绩效改进目标出发,去掌握那些可以促进这一目标的网络学习过程和工具等(李海霞,2004)。这种培训是基于对知识的获取、管理、传送和创造的联接和平滑整合,它不是通过技术本身,而是由最终用户层次(用户或工人)上的协同工作与过程整合来进行测量,参加者可以根据个人的偏好进行定制或个性化设置,根据轻重缓急和需求来组织学习对象,同时也会根据个人能力和岗位需要提供更有针对性的指导。高水平的绩效支持系统不仅对企业的整体绩效有所促进,甚至可以吸引或创造客户,是成功的新公司和商业模式的关键因素之一,如eBay,Amazon.com以及 Expedia等,同时也是成熟公司成功的进行现代化革新的关键因素之一,例如GE公司和Citigroup公司。

五、结语

  远程职业培训在我国也得到了各方的高度重视,2002年国务院下发《关于大力推进职业教育改革与发展的决定》,首次以国家最高行政机关的名义提出现代远程教育和培训要积极向广大农村和西部地区延伸的战略发展方向。2003年国务院下发的《关于进一步加强农村教育工作的决定》明确了现代远程教育为农村教育发展服务的政策、机制和措施。各级教育机构、企业团体等也都积极投入到远程职业培训的研究和实践中来。但是,利用远程和其它新信息技术手段进行职业培训毕竟还是个新生事物,根据国外发展的一些经验我们也看到,远程职业培训要想取得更好的发展,一方面进行远程职业培训的机构本身应当更加重视培训的质量和对实际工作的支持,应当不断开发出更加灵活、更具个性化的培训模式和培训方法;另一方面,远程职业培训也需要社会各界尤其是政府的重视和帮助,从资金、政策等方面给予支持,以培养出更多数量和更高质量的各级各类人才,为社会和经济的发展做出更大的贡献。

[参考文献]

[1] Department of Education. (2002). from http://www.ed.govhttp://www.ed.gov/offices/OESE/MEP/
[2] Greengard, S(1999). Web-based Training Yields Maximum Returns. WORKFORCE 78, no. 2 (February 1999): 95-96.
[3] IT Strategy Headquarters (2001, January 22) . E-Japan strategy. from http://unpan1/un.org/intradoc/groups/public/documents/apcity/unpan002771.pdf.
[4] Kimura, T. (2002). Beio Azia-shokoku no IT seisaku to Nippon 2 [Comparison in the IT policies between Japan and American, European, and Asian countries 2] [Electronic version]. Gyousei &ADP, January, 16-22.
[5] Ministry of Health, Labour and Welfare (MHLW) (2003). Training and Eduation Benefits System, from: http://www.mhlw.go.jp/english/org/policy/p24-35.html, http://www.jil.go.jp/bulletin/year/1999/vol38-03/o4.htm
[6] 苌庆辉,申卫. 灵活学习:澳大利亚职业教育与培训应对信息经济的策略[J]. 世界教育信息,2005,(11):42-44.
[7] 黄丹青. 远程开放教育的各国特色和发展趋势[J]. 中国电化教育, 2000,(1):57-59.
[8] 黄日强,邓志军. 英国的远程职业教育[J]. 职业教育研究,2004,(3):79-80.
[9] 李海霞. 网络环境下企业培训模式的探讨[J]. 现代远距离教育,2004,(5):55-58.
[10] 马宁. 国外网校调研报告[EB]. http://www.online-edu.org
[11] 宋述强, 王小明. 欧洲国家继续教育、职业教育的现状综述及对我们的启示,2005,(6):60-62.
[12] 孙宁,王伟杰. 试论英国开放大学的办学经验及对我国网络教育的启示[J]. 天津电大学报,2001,(3):15-18.
[13] 夏天摘译. 欧洲职业培训改革得到8600万欧元支持[J]. 国外职业教育,2006,(1):47.
[14] 辛文,吕可红. 欧盟职业教育与培训的变革取向管窥[J]. 国外职业教育,2006,(1):28-31.

作者简介:李海霞,副教授,博士,清华大学电教中心(100084)。

Advertisements
 

发表评论

Please log in using one of these methods to post your comment: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