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utumn E-Learning  秋天数位学习

关注于现代远程教育,力求专业,努力成为E-learning方面专家!

网络教育志在双赢——一位网络教育服务公司老总的独白 九月 9, 2001

Filed under: 运营 — Iautumn @ 4:55 下午

北雁 实习记者 马斌 纪秀君

  企业不是“狼”

  之所以在此强调企业不是“狼”,是因为包括我们在内的许多投身教育服务领域的企业,确实常常被视为危险的”狼外婆”,处处被提防,局面很尴尬。网络教育的出现对教育具有划时代的意义,对于想干一番事业的企业家来说,更是一次难得的机遇和挑战,于是网络教育服务公司应运而生。尽管我们被认为是国内最大的网络教育服务公司,但包括我在内,大家对网络教育服务公司这一概念的精确定义并不能表述得很清楚。我自己觉得这并不十分重要,理论性概念的确定需要一个长期的思考过程,需要大量的实践探索。抛开理论化的东西不谈,作为一家网络教育服务公司,我们给自己的定位是:网上大学的后勤机构,帮助高校从事务性的后勤工作中解放出来,专心进行教学活动!

  我们不是.COM公司,也不是网站或网校,更不是”狼外婆”。就像传统高校的行政后勤部门一样,我们是专业化的网络教育后勤服务队伍,为网络教育的开展提供全方位服务。

  结盟就像结婚

  这个比喻也许不是很准确,但我认为很形象。结盟就像结婚,婚姻双方是独立的。

  过去学校与企业的合作或者说结盟之所以总处于不利地位,原因有很多,但有一点是肯定和非常重要的:学校缺乏经验。这种经验包括法律的、商业的、市场的、观念的等等。所以建立在此基础上的”婚姻”往往是一种不平等的婚姻,学校不会保护自己,很容易受到企业的牵制甚至蒙骗。

  现在则不同了,经过多年的发展,学校无论是在观念上还是法律意识上都已有了很大的提高,学校开始知道如何用法律的手段保护自己的正当权益。

  举一个例子,我们在与华东理工大学就网络教育进行项目合作时,前期谈判相当艰苦。双方就相关法律条文一条条,甚至是一个字一个字地抠。华东理工大学有法学专业,在这方面相当专业,许多方面比我们考虑得还要全面和深入,让我们受益非浅。

  换句话说,校企合作中的绝大多数失误都在于前期谈判不够细致,学校让企业钻了空子。

  我们在与众多的高校合作后发现,其实所有的问题法律都已有明文规定,你想钻空子都钻不了。比如著作权、冠名权、版权、使用权、销售权及使用的范围权利等,法律都已规定好了,所有的运作只要遵循相关法律,按照法律办事,就不会有问题。

  控股没有绝对意义

  曾经有些学校在与企业合作的中要求必须绝对控股,不能控股就不合作。学校的想法是,只有控股才能在合作中占有绝对主导权。

  其实,控股并不具有决定意义,最重要的还是在董事会决议和董事会章程的规定上。也就是说,你可以在章程中规定教学教务权永远属于学校,企业不得影响或控制学校正常的教学活动。这是一种约定式的法律,并非是谁出钱多谁就说话算数。校企合作要结合中国教育的特点,在遵从中国相关法律的前提下,制订合理合法的章程。

  我们在与中国人民大学的合作中,我们占的是大比例股份。但我们仅仅是给网上人大”盖房子和送水的”,我们并不办教育,人大网络教育学院在教学教务方面有绝对的主导权。所以在这里也不存在教育主权的丧失问题。

  我以为,校企之所以能够走到一起,开展合作,是因为其保证各自利益的前提是一样的,即如果没有优秀的教学质量,公司将无法生存,学校的牌子也被砸了。所以提供高质量的教学将是双方共同追求的目标。校企合作志在双赢。 

  干好自己该干的事

  以前高校就是一个小社会,什么都管,什么都有,其结局往往是赔钱不讨好,学生和教职工还不满意,因为它提供的服务不够专业。如果学校把后勤工作交给社会,进行商业化的管理,它就赚钱了。在这一过程中人们应该明确的是,学校并非是把教育本身产业化,而是把本来应该让社会做的事情产业化。我本人就很反对教育产业化的提法。在校企合作中,校企双方必须对自身有个明确的定位,干好自己该干的事。发挥自己的优势,弥补对方的弱势。

  我们在与高校的合作中,学校只管搞好网上教学课程的设置、教材编写、教学计划的实施等教学教务问题就行了,至于网上课程的技术实现、招生及宣传策划等工作则都由我们来实施。比如在网上人大招生时,我们想到了去书市招生,到图书城、图书馆摆摊设点,去做宣传,我们还和银行等行业系统进行合作,为他们培训员工。今年7月份网上人大进行了一次课程考试,涉及全国40多个考点的15000多人次。监考管理工作对于学校来说其工作量是不可想象的,对于公司而言,就没那么复杂了,派人出差真是很简单的事情。

  这种合作的结果是,网上人大在短短1年内招生规模就突破了10000人。网上人大在社会上的知名度也是最高的。学校不但集中精力抓好了教学质量,而且迅速扩大了规模,减少了资金投入的风险,从而实现了良好的社会效益。

  正视、解决矛盾

  坦率地说,任何的合作都会有问题存在,有矛盾产生。我总在想,如果我们代表着网络,学校代表着教育,那么”网络”和”教育”这两个词放在一起本身就充满着矛盾。因为网络所代表的是一种激进的、跳跃的、高速的力量;而教育则是基石,体现着一种稳定、长远的品质。

  所以我觉得,有矛盾是正常的,不要害怕矛盾,要正视矛盾,解决矛盾。解决矛盾的前提和基础是双方要加强沟通,充分信任。我们在与江南大学的网络教育的合作中,我们曾希望推广我们与人民大学的成功经验,开展开放式的远程网络教育,而江南大学却希望进行集中式的网络教育。经过多次沟通和市场调查,我们发现江南大学提出的想法是完全适合其专业特点的,而且适合它所要招收的人群,即面向高中起点的学生。最后我们决定改变我们已熟悉的模式,与江南大学一起探索一条新的道路。江南大学网络教育项目从启动到现在不足半年,发展却非常迅速。我想,这就是专业化的网络教育服务公司的力量。

  1加1大于2

  现在我们的网上课程开发正以非常快的滚动发展的速度进行,目前我们已完成了100多门网上课程,从1.0版到现在的3.0版,而且明年我们将推出4.0版,绝不亚于传统的软件升级。

  传统的校企合作是一种1+1=2的模式。在这种模式中,往往是企业向学校提供所缺乏的资源,然后企业要求利益分成。这种模式不叫教育加商业,而是教育拉商业。

  学校与网络教育服务公司的合作则是一种教育加商业的模式,是1+1>2。在这种模式中,是教育走向商业,而不是商业走向教育。网络教育服务公司和学校是两个独立存在的实体,前者永远不会去干预学校的教学,后者也不会来影响前者的商业活动。双方的合作是一种集中了优势资源和力量的互补。简单地说,就是教育服务产业化的开始。

  (访中华学习网副总裁 潘建新 采写本报记者 北雁 实习记者 马斌 纪秀君)

  中华学习网简介

  中华学习网是我国最早致力于网络教育平台建设的专业化网络教育服务公司。已经投入使用的中华学习网远程教育平台(PRCED.COM)是完全基于互联网的大型远程高等教育和继续教育平台,也是现代远程教育中高等学历教育、证书培训、职业培训和其他非学历教育的重要技术基础和服务基础。

  1999年9月,该公司与中国人民大学合作,成功推出“中国人民大学现代远程教学网”(www.cmr.com.cn)。其中人民大学以知识产权的形式参股30%,接着又成立了“东方兴业网络教育服务公司”,之后该公司又成功地为上海师范大学、江南大学在内的众多高校提供高起点、高效率的网络教育服务。据悉,除与人民大学的合作是专门成立了一家公司外,中华学习网与其他高校的合作主要以项目合作的形式进行。(小影)

  《中国教育报》2001年9月9日第4版

Advertisements
 

发表评论

Please log in using one of these methods to post your comment: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