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utumn E-Learning  秋天数位学习

关注于现代远程教育,力求专业,努力成为E-learning方面专家!

高校和企业联姻共搭远程教育的商业模式 一月 10, 2001

Filed under: 运营 — Iautumn @ 4:58 下午

  近两年来,远程教育成为业界关注的焦点。与其他产业的市场状况相比,远程教育市场既有共同之处,又有自己独特的价值链。只有弄清它的价值链,我们才能对其整体的产业状况有一个客观、全面的把握。为此,本报记者日前采访了武汉大学计算机学院院长、教授、博士生导师、远程教育专家何炎祥和武汉大学胡瑞敏教授,以及新浪CEO茅道临先生。

  记者:据报道,家电巨头TCL公司进入远程教育产业,支持“奥鹏远程教育中心”开办。“奥鹏”是目前教育部批准也是我国惟一一家社会化远程教育支持服务体系试点项目。此举显示了教育主管部门对远程教育实行产业化尝试的默许。而不久前也有过中国卫通要进入远程教育产业的相关报道。请问,您是如何看待遇远程教育这个市场的?

  茅道临:远程教育是具有旺盛需求和巨大潜力的产业。教育是中国国民经济发展的支柱和基础之一,面对国内培训资源短缺、经费不足、师资不平衡的现状,远程教育成为缓解教育压力的有效手段,并获得了长足的发展。据统计,在高等教育领域,目前全国只有67所高等院校获准开展远程教育,而2005年全国高校将全部建立校园网,网络教育注册学生将达500万;在基础教育领域,根据 “校校通”工程的通知,将在5-10年时间内实现全国90%的中小学校上网;全国每年有超过一千万的下岗职工,再就业培训需求极大;此外,各类专业培训机构也层出不穷。

  然而,远程教育仍然是一个发展很不成熟的市场,存在若干制约因素。随着市场的不断扩大以及对教学质量的更高要求,单纯依靠地面网络的教育系统暴露出诸多问题:首先是带宽往往无法满足视频传送的需求;在覆盖范围上难以兼顾成本与质量;而偏远地区的教育更存在大量的空白。另外,教育内容的匮乏以及“重复建设、各自为政”的现象也较为严重。

  新浪作为中国首选互联网品牌,我们会在包括远程教育在内的多个新兴产业上作出积极的探索和努力,当然我们会选择一个适当的时机加以实施。

  何炎祥:远程教育市场巨大,前景广阔,对于幅员辽阔,人口众多,受教育程度和教育发展还存在地区差异和不均衡现象的中国更是如此,目前我国的远程教育在继续教育、职业教育、企业培训、资质认证等方面将大有可为。

  胡瑞敏:科学教育是国家腾飞强劲的发动机。坚持实施科教兴国,将为民族复兴的宏伟大业不断注入生机和活力。作为现代通信技术和教育的结合,远程网络教育有其他教育形式不可比拟的优势。它以学生自主学习为主,强调学生认知主体的作用。它改变了以教师为中心的教育模式,使得学生站到了整个教学过程的主导地位,学生成了信息加工体,是意义的主动建构者,而不是外部刺激的被动接受者和被灌输的对象。正是这种需求代替设置、服务代替管理、能力代替知识的转变,才使得远程教育成为了传统教育的一种教育模式的突破和革命。短时间内,网络教育不可能撼动传统教育模式的地位,它是对传统教育模式的补充和延伸。

  但目前远程教育仍然是一个发展很不成熟的市场,除了受制于网络覆盖和带宽问题,教育内容的匮乏以及“重复建设、各自为政”的现象也较为严重。但无论如何,远程教育行业相比其他行业而言,具有很大潜力。

  记者:正如大家所说在目前的远程教育实践中,遇到了不少的问题,诸多因素困扰着网络远程教育的规划和实施,影响着网络远程教育的效果。那么,我们该如何解决这些问题?

  茅道临:做好远程网络教育,我认为应注意以下几方面:1、提供优秀的综合平台——是一个名副其实的虚拟校园、教育服务提供者;2、具有面向市场的课程设置——市场导向将有助于解决继续教育的品牌问题;3、充分体现教学的完整过程——有教、有学、多媒体、多种方式、多环节,以服务为中心;4、适应市场的商业模式——可接受、标准化、可复制,能够使得合作伙伴有信心和积极性。5、网络化、多媒体化、交互化。我相信,这其中,包括以新浪为代表的互联网内容、技术提供商及其它上下产业链,都大有可为之空间。

  何炎祥:的确,国内目前远程教育工作还不尽人意,主要问题是:远程教育的定位?即目标管理对象不清?、远程教育管理不到位、远程教育划不清晰、远程教育的支撑平台不健壮、远程教育资源库不丰富、远程教育的技术支持不得力、远程教育界面的人性化个性化不足、市场运作典型还不多等,从而影响了远程教育的效果。

  对此,我们应加强管理,统筹规划、定位明确、制定相关标准和规范、培养一批专门人才,建设一批丰富多彩的资源库。

  胡瑞敏:远程教育是一个新兴的行业,也是一个发展很不成熟的市场,存在着这样或那样问题。但是目前在远程网络教育实践中,中国落后于美国,中国的发展障碍在于观念落后。其实,中国有机会跳过老的模式实现新兴网上教学,但我们看到很多远程教育采取方式,只是将原有的传统课堂搬到了网上。如果网络教育只是应用信息技术来复制和移植传统的课堂面授教育,甚至是复制和移植“填鸭”、“灌输”式的应试教育,那么,远程网络教育的前景就令人堪忧了。在远程网络教育中,技术和人才我们都不缺乏,缺乏的是良好的管理方式和先进的管理观念。

  记者:与其他产业的市场状况相比,远程教育市场既有共同之处,又有自己独特的价值链,只有弄清它的价值链,我们才能对其整体的产业状况有一个客观、全面的把握。您认为应如何做好网络教育这个产业?

  茅道临:中国的网络远程教育是产业,也是市场。中国的网络远程教育市场有其自身的发展规律和特点:首先,有良好的大政策背景和环境;其次,具有旺盛市场需求和巨大市场潜力;第三,与网络有关的相关技术,如多媒体、数据库、数据传输等互联网应用技术不断成熟发展;第四,网络资费在不断下调,互联网用户群也在迅速增长。新浪目前新闻首页日击率在10万人次以上,这在一定程度上说明未来更为广阔的应用前景。

  在国家政策方面,教育部出台了《教育部关于加强高等学校网络教育学院管理提高教学质量的若干意见》的文件。新政策的出台,可以说是我国现代远程教育的方向与定位、质量与规模关系的一次政策性的重要转变与调整,对我国现代远程教育发展有重大意义。

  在产品质量方面,提高网络教育的办学质量,只有在办学方向正确的前提下才能得到保证,这是办学方向与办学质量的逻辑关系。目前,我国网络教育的规模并不算大,如果和继续教育的需求比起来还差得很远。规模大并不意味着质量低,规模和质量是可以很好统一的。例如我国的全日制普通本科教育,规模巨大,但教学质量却得到了世界各国的认同。当然,规模大了,保障质量确实更困难。我们必须创造条件,在保证基本教学质量的前提下,大力扩大网络教育规模,否则只会积累更多的矛盾。我们应该积极发展、规范管理网络教育,相信会出现质量更高、规模更大、管理更规范的网络教育。

  何炎祥:要做好远程教育,拓展远程教育空间,提高远程教育的效果,可以考虑试行“政府+高校?或培训机构?+企业?中外企业?的模式。政府是制定远程教育的法律、法规和相关标准,加强远程教育的管理和宏观调控;高校?或培训机构?负责远程教育资源库的规划、建设和发展;企业负责远程教育的平台、技术支撑及商业化运营。三方明确分工、各负其责,相互协调、各得其所,就有可能推动和促进现化远程教育的更快发展。

  胡瑞敏:目前我国网络教育试点学校作为全新的一种教育形式,已经成为高等教育改革的一个热点。网络教育的发展不过四五年的时间,教育部批准开展网络教育的学院还处在“试点”阶段,网络教育的质量提高还有大量的工作需要做。目前网络教育的发展不应该说是已经完善了,恰恰相反,网络教育领域出现的一些问题说明还有众多方面需要探索、规范,谋求更科学、更良性的发展方向和发展轨道。而这并非一日之功。

  我认为,要做好网络教育产业,选好行业切入点是关键,确保教学质量是基础,不是单从教学、技术设备等狭义的角度,而是站在网络教育产业的高度来构造整个产业生态环境是成功的重要保障。网络教育这个产业绝不能简单地等同于网络信息化建设,也不是电化教学的简单延伸。我们目前计划在中小学网络教育方面开发的一套系统就是改变传统的思维模式,另辟蹊径,通过商业模型的选择,让产业拥有自身的造血机制,只有这样产业才能健康发展。

  记者:就目前而言,很多院校都不同程度地谋求与企业的合作,共同开展现代远程教育的试点工作。可以看到,高校和企业联姻将成为现代远程教育发展的主流。“高校+企业”这种商业化经营模式将异军突起,推动和加大现代远程教育更快发展。目前涉足现代远程教育领域的企业有弘成科技、北大在线、清华同方、科利华等。对此你怎么看?

  茅道临:发展中国的网络远程教育,必须实行市场化的运作。只有这样,才能吸引社会各界包括企业界的积极参与,而企业一旦参与。就必将成为我国开发网络远程教育的一支生力军。

  高校与企业合作,共同发展远程教育。高校可以利用自己的品牌优势和既有的教师资源。北大清华等著名高校,本身学校品牌就是具有很高价值,而且著名高等学府拥有优秀的教师队伍,用户相信高校的资源才可能进行远程教育的学习。此外,企业在资金、管理经验和渠道方面拥有雄厚的实力。学校在教育资金方面大多依靠政府拨款和学费,用于日常学校工作和设施,往往没有闲置资金投入远程教育的建设。现在企业与高校联合,可以充分利用企业现有的资金,加大对远程教育的投入力度。在管理经验方面,北大在线、清华同方等企业拥有先进的企业管理经验,应用于远程教育项目。而且企业还拥有丰富的渠道资源。

  二十世纪末信息技术的突破以及由其推动的知识经济崛起,正在孕育和催发一场二十一世纪的教育革命,直接冲击传统的教育理论、教育方法和教育手段,而网络远程教育则一定会在这场革命中扮演相当重要的角色,同时在这场革命中得到大的发展。

  胡瑞敏:近年来,我国现代远程教育发展取得巨大成绩,教育部批准开展现代远程教育试点院校达67所,在读学生超过百万。目前来看,网络教育依然处于初级发展阶段,理论和实践的积累还很不丰富。社会对网络教育的质疑是可以理解的。网络教育是当代一种新的教育模式,是社会对教育的需求,它符合了现代社会个性化教育的更高要求。它与传统教育的最大区别在于对社会技术的前所未有的巨大依赖性。技术的进步或失败,也影响到网络教育的进步或失败。就像前些年网络热情形一样,让人大喜大悲。

  一方面网络教育不能沿用的传统教育模式,必须坚决走企业化的道路;另一方面,网络教育有自身的规律。高校是传统精英教育的实体,企业又具有先进的管理经验。因此,采用高校和企业联姻这种商业化经营模式可以最大发挥两者的优势,推动和加大现代远程教育更快发展,但这也是不充分的。只有在综合分析考虑政策环境、网络条件、教育理念、人才、多媒体通信技术、关联产业和商业运行模式等方面的诸多因素后,才会有成功的应用、成功的系统、成功的企业和健康发展的网络教育产业。

Advertisements
 

发表评论

Please log in using one of these methods to post your comment: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